这里是时
是个弹丸厨

520还是,说点情话吧?
——————————————
其实我想书写一个奇妙的像仙女的七十二条藤蔓上亮晶晶的黄色果实一样的爱情故事,但是我刚刚走过一条让人心烦的大街。灰扑扑的砖瓦堆砌起灰扑扑的路基,灰扑扑的路基上铺上柏油,它也变得灰扑扑的,一个地方的灰尘通过灰扑扑的车轮长途运送到这里,带着旅人专属的疲惫和困倦,人也露出相同的冷眼。

其实我想写一个闪着光的像你眼中超新星爆炸后的星云带着玫瑰红和胭脂紫的爱情故事,但是我刚刚回到了一个空空荡荡的家。水杯里一滴水也没有,就像我空空的脑袋,它里面可能还有一些茶垢、皮屑和寄生虫,这地方太小了,容下它们已经显得超载过度。地上鞋像是某个沙盘,或者数列,我最不善于...

有理。

雀音.:

当你选好了梗 想好了开头和结尾 所有的剧情走向 清楚了自己在哪埋伏笔在哪发刀子 写完了第一更
你就不想往下写了。

“我的大脑已经写过了 所以我的爪子不想动。”

所谓的量子态填坑。

#半吊子写手的懒癌论调。
#是的我的赫卢同人又开始拖了(被打

震惊!某著名侦探与某同人圈大手竟与前希望系一母所生!论父母对孩子的成长有多重要!

(醒醒)

〔吉+最〕雪

于冬日将近而春日未来的前奏曲
无始无终的对话
又怠惰了将近1个月
躺倒装死

听的见的语句和听不见的意义无法同步。语言真是最苍白的东西了。传情达意,传情达意。字典和词典也无法拯救的交流障碍应运而生。
他似乎很认真的在听着,眉头微微皱起,眼睛向下看,会不时发出闷闷的嗯的一声。
“想吃和果子。”
“嗯。”他低着头,发丝垂下和翘起的倾角好看的令人着迷。
少年没有再开口。
半晌,他似乎才刚刚从思绪中走出。“王马君?”他回头找寻同伴。
王马偏偏头,露出很恶劣的笑容。“小最原答应了我一个了不起的事情呢。”
“是,是吗...”最原不自觉的压了压帽檐,“那我做,就可以了吧?”
“不反抗吗?”王马撇撇嘴。
“啊、啊,”最原看上去有些心...

某房间

我想说的也不过是一串长长的形容词。

他的呼吸带着烟味,轻薄的白雾绕着他,像是最亲密的情人的耳语,从他口齿间溢出,一丝丝一缕缕最后散开了。于是整个房间也有了他唾液与血肉的味道。我知道它们到过那里,肺,相关联的血液,接着与每一层磷脂亲密接触。
他的身体也扩散开来,变成了这间小室。
我急忙将窗子关上,因为再这个样下去,他就要变成世界了。

“难闻吗?”他嗡嗡发问。
我摇头,又点头。
他的吐息带着CO2的味道。
很温柔的,能包裹住物品。

现在它进来了,于是我胸口开始发闷,我知道它是我所不需要的,但是它就是混进来了。因为整个房间都是他的。
我吃力的在这浓厚的气息中呼吸着。变相的被剥夺了话语权。
他又低头,深深的与...

© 量子跃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