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身份,稳定
半年诈尸也许

吐息温柔的人

我被这可爱的病魔所挟持了,命不久矣。

一个垂垂老矣的我坐到了床边。我知道那是永远不会出现的现象。老人斑,深褐色的,贴合在皮皮骨骨上,“我”用温厚的眼神看着我。

奄奄一息的两个我。

疲倦的闭上眼,一个我又轻轻的烟雾一样被拂去了。

“病人先生,想吃药吗?”病魔晃了晃手上的瓶子,塑料碰塑料,蓝白相间的小药粒咕噜咕噜的滚出来了,可我知道这是假象,其中夹杂着镇定剂与安眠药的味道,还嗅出一种沉沉的风信子烂在花瓶里的味道,是病魔先生常常带着的。

这颗药吞下去也只会让我朝人生的终点再进一步。但病魔先生一直盯着我,于是我明白我无路可退,毕竟我仅仅是他的又一个囚禁者而已。毒药穿肠过肚。现如今我的手指只能...

梅林罗曼|于道路中途


*片段注意

安稳的生活需要某些刺激来得以平衡。
与此同时,禁闭的车窗让昏睡的人头脑发昏(与预期将带来的清醒与生理上的舒适相比较),罗曼想自己面上定微微泛点红,他是一个脸皮薄的人。
他勉强眯开一条缝,不情不愿的把车窗降到最大又闭眼回味。
好受一些了。
外面可是下着雨。驾驶座有人轻笑一声。
罗曼(在脑海中)动动嘴皮子,或直接想给他一拳,他变得易怒,还有着被亏欠的免罪条。在其中摇摆不定时,睡意像大块海绵一样袭击了他,把他的意识吸的一干二净。
如此看来,同理可用于睡眠。
他们行驶在四下无人的荒野中,驾驶员知道这点雨不过只是个兆头,天高的可怕,同时也让他毫不费力的看清堆积在山口的黑云。
梅林犹豫着是否要将同车人刚刚揺...

【伯爵天草】上帝给予世人以答复

特异点结束后英灵全体被受肉变成普通人,人界一世游的故事。

相守一生的最终。

伯爵生平、性格按原著小说为主。

当然是个很温柔的年老的绅士

OOC 复建期 


神父病了。

他软绵绵的不带有任何力气的半倚在床头,身后垫了三四个蓬松而柔软的枕头。一双手交叉搭在一起,安静的陷在雪白的被面上,可来人都知道,这双手连带着整个臂膀已再也抬不起来。

他成了断臂的维纳斯。


伯爵推门走进来时房间早就人头济济。他事先就拿出之前配好的眼镜,好一一辨认来人。

哦,你们都来了。

伯爵先生。立香从床旁的木制椅上起身,旁边的马修也对他点头示意。已经成年的圣女伫立在一旁,童谣和她并...

【狛日】針と棘

普通人设定(竹马设注意

24岁左右的狛日(大家都是成年人了

会出现日向没有炸毛只是非常冷静的怼回去的情节xxx

因为是成年人了所以会冷静会思考会现实一点点(不是你OOC的理由

所以日常是中药味的xx

狛枝会更偏向4章过后的性格

CB以上CP未满注意

OOC OOC OOC


(上)

在闹铃叫响前的一分钟,电话铃声抢先一步,用巨大、单调且重复的魔咒丁零当啷地敲碎了日向那脆弱的睡眠神经。这简直是毁掉一个周五的最好方法,最后松松的一根神经触手将熬夜的刺痛带着嘲笑用垃圾倾倒般的方式统统打压在已经被虫蛀空的脊椎上。

紧接着电话的是闹铃尖锐的打击声,日向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从床下某个臭...

#双黑#

之后我终于明白了,他说话吐刀子,那些泛着冷光纂刻着花饰绕编着银丝的刃可不是从哪个中世纪的古迹中拿出来的。更何况餐刀也能切肉。

那些刃在他肚子里叮当作响,就如同在街上蹦跳的小孩子,口袋里装着满满的硬币。他可不是为这些钢蹦而高兴,而是为了它们所能换出的几粒糖果。

那些刀刃穿肠破肚,所以他的字句里处处透着馥郁的气息。


我出生在一个标准的天主教家庭,从小我的父亲就希望我成为一个神父,站在梵蒂冈的大教堂里为虔诚的信徒递上救赎。于是在我3岁亦或是5岁时便将我送进了神学院,我厌烦透了那些蔬菜拌蔬菜,也憎恨半夜幽灵般响起的钟声,稍稍长大一些后我就逃了出来,最后成为一个标准的犹...

© 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