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身份,稳定
半年诈尸也许

梅林罗曼|于道路中途


*片段注意

安稳的生活需要某些刺激来得以平衡。
与此同时,禁闭的车窗让昏睡的人头脑发昏(与预期将带来的清醒与生理上的舒适相比较),罗曼想自己面上定微微泛点红,他是一个脸皮薄的人。
他勉强眯开一条缝,不情不愿的把车窗降到最大又闭眼回味。
好受一些了。
外面可是下着雨。驾驶座有人轻笑一声。
罗曼(在脑海中)动动嘴皮子,或直接想给他一拳,他变得易怒,还有着被亏欠的免罪条。在其中摇摆不定时,睡意像大块海绵一样袭击了他,把他的意识吸的一干二净。
如此看来,同理可用于睡眠。
他们行驶在四下无人的荒野中,驾驶员知道这点雨不过只是个兆头,天高的可怕,同时也让他毫不费力的看清堆积在山口的黑云。
梅林犹豫着是否要将同车人刚刚揺下的车窗重新关好,这雨变化挺快,多行几步就有子弹敲击的声音。
他还在意着副驾驶车门上的小凹槽,放着散乱的纸钞硬币(那是他们到达下个城市时的停车费)和几根从中间断开的烟草,还有新换的坐垫,无关痛痒的事情在脑子里转圈,早就过了关窗的最佳时机。
雨变得不小,于是驾驶员将它们都塞进垃圾桶,开始一心一意的猜测距离同车人醒来还有几分钟。

2018-04-01
评论
热度(5)
© 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