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觉得可以得到星星。
也不觉可以成为星星。
但是。
无法放弃的话,该怎么办呢。

【狛日】BLOOD,BLOOD,BLOOD

依旧起名废渣
 架空注意
 血溅分析师狛枝X本厅犯罪科二分队警部补日向
 看了某个纪录片的脑洞
 血溅分析师应该是法医的一种(大概
 也许没有后续x
 当时看的时候脑海里面就只剩下帅我一脸这几个字了(捂脸
OOC预警
 对话流注意

————————————

日向掀起隔离线钻了进去,向楼房门口朝自己挥手的左右田歉意地笑笑。

 “抱歉啊,今天来迟了一点。”

左右田耸了耸肩表示理解:“不怪日向你啦,三科的家伙可是之前几天在这守了整晚,星期二凌晨3点才刚刚收队。听说有几个家伙放言谁敢打搅他睡觉就算是父母照样也打给你看呢。之后逮捕了的嫌疑人手铐还没拷热乎就转交给了一科去审问,然后才轮到我们这些`后勤`就赶忙来收拾场子了嘛。”

左右田拍拍日向的肩膀,露出挤兑的笑“凌晨从被窝里被急call出来的感觉如何?前几天一科那几个被叫过来的倒霉蛋有一个脸都发青了欸。”

日向挥开他的手,一脸无奈的说:”还能怎样。这个案子自发生以来你看我们犯罪科哪个人的作息还是正常的?”

“那也没办法吧,毕竟社会舆论压力很大的好不好。”左右田把两手做了个捂心口的姿势,滑稽意味十足的说了一句“我好怕啊。”

 日向整个人都恶寒了一阵后狠狠的把刚刚那一巴掌拍了回去,“正常点。那你又怎样?鉴定科就这么闲,以致于狛枝拜托的那台红外线检测仪*都调试好了?”

“啊,好麻烦。”

“不会是为了索尼娅吧。”

“真不愧是我的心灵之友!”

左右田把大指拇朝上举到胸前,做了个点赞的手势。“这并不值得有什么自豪的好吗。”

穿戴好鞋套和手套后,日向拍了拍脸,让自己提起精神,“闲聊时间结束,我先上去了。”

日向走进楼梯背对着朝左右田挥挥手。

“啊,慢走。”


推开半掩着的门,日向看见狛枝和九头龙忙着把黑色的厚重窗帘拉上。在室内惨白的灯光下,反射着青白的光的瓷砖地板上,玄关的地方覆盖着一块看上去质地不错的羊绒地毯。

日向环顾了一下四周,意料之中的干净。

“别看了,现场清理过了。无论日向君怎么看也最多只能看出一朵花哦。”

带着白手套的狛枝朝日向招招手,“感谢日向君的到来让我这个宰渣在被累死之前还可以喘口气。”

“抱歉,我来吧。”

日向大步的跑过去,把狛枝从地上密集的摆放着东西从而变得难以下脚的小角落解放出来。
“最近一连跑了很多处地方吧,辛苦了狛枝。”

“得到日向君的称赞真是诚惶诚恐,一切都是为了希望的展现哦。”狛枝低头拍了拍附着在两只手套上的灰尘。“日向君也辛苦了,从深夜的睡眠中被打扰,一到现场就看到我这种垃圾虫的脸日向君心里也一定很厌烦吧。”

“...”日向没有回答,显然已经受类似的自贬性质的言论荼毒过多次。

  狛枝以一个别扭的姿势弯下腰擦着日向抬起手臂的左边钻过,为自己重新回到相对宽阔的空间而长舒一口气后,他再次打量了一下这间不大的起居室。
 “把犯罪现场打扫的这么干净总是有一种怪异的感觉啊。”

“啊?”

“好像这样做就能把之前的犯下的罪行都消除。真是毫无希望的举动啊,也对啊,像这种亡命之徒早就已经把希望什么的抛弃了吧。不过还是意外的仔细呢,连地毯下的血迹都擦得干干净净。”

狛枝一脸嫌恶的拿起装着鲁米诺(luminol)*的喷罐,用力的摇晃着,“日向君不知道吧?”


 “刷拉——”日向拉过厚重的帘子,不解的回头望去。

“呃,嗯?”

“刚刚进来的时候可是有很大的一股漂白粉味道哦,那家伙看起来整间屋子都用漂白粉*用力洗过了哦。啊,妄想这样就能与希望对抗吗。简直比杂碎的我更加无知啊。这种程度的绝望,连做希望的垫脚石都没有资格。”

日向不解的望向九头龙,期望他提供什么线索。

看懂了日向眼神的九头龙把窗子关好后回头对他说:“狛枝他已经这样好几天了,别介意。毕竟这次的被害人出血量都比较大。再说从东京到名古屋再跑到大阪之后又回到东京天天对着满是蓝绿光*的屋子我都要脱力了。”

九头龙环顾了一下四周,“说起来这也是最后一个了。”


这方的对话完全没有阻止狛枝一边细致到毫米的喷洒鲁米诺一边神经质的碎碎念的行径。

“真是同情之前和他一组的你。”九头龙按了按太阳穴,开始庆幸自家的搭档是多么省心。

“辛苦九头龙君了。”日向做了个抱歉的姿势,“之前...”

九头龙摆摆手,打断他的话,“我没有抱怨的意思,毕竟你之前带病上班结果一下子晕在了本厅大厅里受惊吓的又不止我一个。”

“抱歉啊真的,被强制请了半个星期的假我也算是忙里偷闲了。”


 日向只能尴尬的用食指挠了挠脸,”之后不是又被搜查科借调过去帮他们走访证人啊什么的也来不及和你这边换班啊。”

“行了都说了没怪你了。”九头龙把脸转向一边,“你去帮狛枝比较好吧,这么大间屋子他可忙不过来哦。”

“欸,不是撒了漂白粉吗?”

“已经放了几天了,只不过没开窗所以进来的时候味道很大而已。”

“哦哦。”日向从角落里跨了出去,疾走拿起了放置在狛枝身边的另外一瓶喷罐。

“喷好了,关灯吧。”狛枝背对着打了个手势给玄关位置的日向。

九头龙推开门走下楼,“我去叫小泉上来拍照*”“

日向君,开始了哟。”

“嗯。”日向拿好记事本,“狛枝先判断凶器吧,之后等小泉的照片出来了再看。”
 “这是最后一个了。”

“不行。”

“日向君?”狛枝沿着蓝绿的荧光从靠经沙发的位置走了几步,闻声难得的回头看了一眼日向。“

你该好好休息了。”日向坚定了语气,“我不想在这场案子破了过后看到你收到罪木发来的精神异常的诊断书。”
 “啊,日向君真是不留情面啊。”狛枝轻笑了一声蹲下身确认具体的形状,“期望我的眼睛还没有被这个颜色给晃花吧。”日向靠近狛枝,“有线索了吗?”
  “日向君过来帮我确认一下形状吧,期望不是我眼睛的错觉。”“圆形。我认为你应该早就免疫了。”“我认为还是暗红更保护眼睛哦。虽然很无礼,但是果然下次还是要问问左右田君到底把仪器研究好没。”
  狛枝从地上站起,“那我就听日向君的吧。快速解决。”
 他沿着圆形血迹走了几步,“不带尾巴,圆形血迹,垂直方向滴落,根据死者的伤口判断,估计是刀一类的吧。”

狛枝朝窗子那边扬了扬下巴,“一直延续到窗边,就算底下是垃圾场也太过随便了,高空抛物啊。把房间洗刷得那么干净却只是简单处理了小刀真是无法理解。难道是绝望到自暴自弃了吗。”

狛枝站在靠近窗子边的位置凝视了一会儿,好像要透过厚厚的窗帘看出些什么。


“日向君给索尼娅打电话吧。”

“欸?”

“她在协助搜查二课的田中。好了快点回去吧。”

日向想象了一下一会儿完工时会儿在楼下又会再次上演的情形,只能为左右田打不死的小强精神表达一下敬意。“情理之中呢。”

狛枝脱下西装的外套松了松领带,“日向君,一起回去吧。”

“好,你先下去开车吧。”

“嗯。”

等日向下楼时九头龙才把小泉带上来。

日向给九头龙打了个招呼,“我先回去了。”

“啊,知道了。”

“记得提醒左右田索尼娅在搜查二课那里。”

“又和田中在一块吗。”

“他应该早就适应了的。”

————
  #论为什么九头龙带人带的那么慢#
  九头龙:“小泉等他们在上面磨叽完了我们再上去吧,我今天忘记戴上墨镜了。”
  小泉:“嗯,附议。”

*
1.现在有在研发一种代替鲁米诺的红外线机器

2.鲁米诺:可与血液发生反应的晶体,可用水稀释。与血液发生反应后呈现蓝绿荧光。

3.鲁米诺也与漂白剂产生反应,但是由于血液中的铁保留的更久所以放置几天就可以显现出原本的血迹了。

4.鲁米诺的发光时间有限,所以需要拍照(大概。

————

总觉得像一篇科普文x

好喜欢少爷于是多加了一段对话。

总感觉狛日的互动情节不太多呢。

其实是想写老夫老妻(?)的感觉x

我想写帅气的枝啊!!!!

评论(8)
热度(12)
© 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