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觉得可以得到星星。
也不觉可以成为星星。
但是。
无法放弃的话,该怎么办呢。

【狛日】今日的日向君依旧绝赞的沉浸在恋爱的酸腐臭中

取名困难症

END过后二代于未来机关设

 @兵豆 的点梗文

傻白甜

秀恩爱这事太残忍了,为什么要去伤害二代单身狗的眼睛

关于召使的希望观提到了一点...

微人妻(?)枝x恋爱脑少女心创注意

对话流 蠢 OOC注意

可配合BGM:自挂单身狗食用,效果拔群

————————————————

所以“恋”这个字真是一个很神奇的字。上半部分取自变态的“变”,下半部分取自变态的“态”。

人到底是因为恋爱而变态还是因为变态而恋爱?这个问题今日日向已经问了自己好多遍。在床上翻滚了三圈未果后,日向在“变态”“恋爱”的摧残中一个不慎“咚”的掉下了床。

日向从地板上爬起,穿好制服后在全身镜前检查了三遍,想了想日向日向又把西服外套的扣子打开,从床头柜里找出了一枚银质的领带夹,又纠结了半分钟应不应把领结故意打错之类可能会触发杀必死的隐藏剧情的地方以后。日向想起他上高中之前就会打领结了,于是不会打只能说明他智商退化这一事实。最后他拨弄了一下耳边的稍长的碎发。等找个时间叫腐川小姐帮忙修建一下吧*。日向恍惚的想。

其实智商已经降零了,不是吗。

在拉开房门之前例行的先深呼吸三次,日向将嘴角扯起一个僵硬的角度,(自以为)微笑着朝客厅的位置打了一声招呼,“狛枝,早。”“早上好,日向君。”

没错,今日狛枝也和日向绝赞的搭伙居住中!这大概是恋爱游戏中的定番一样的存在?在达成这个条件后离人物被攻略也就不远了呢,大概。日向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一定是最近七海一直在电脑上硬拉着他说是要恶补恋爱养成游戏的错,每次打出友情结局就会塞给他玩。说你可是自带攻略的人啊什么的。

顺带十分自然的伸手接过了狛枝包好的樱饼,日向并没有注意到自家室友怪异的表情*。

“日向君。”“啊...啊?”日向回神后看到狛枝凝重的眼神,努力咽下了嘴里的东西后,紧张的开口:“有...有什么事吗?”狛枝又盯着他看了三秒,然后迟疑地开口:“日向君,恕我愚见,今天的太阳没有从西边出来啊。”“哈?”日向不明所以的往口中塞东西(有一部分是为了缓解紧张),在狛枝的注目礼中,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呜哇哇!!”

于是发誓今天也要试图将狛枝的好感度刷满的日向君再一次青白着脸色将头上的呆毛蔫了下去。

“日向君,走了。”狛枝靠在打开的大门边,看着日向冲向房间的身影,回到厨房,在橱柜里翻出了一盒牛奶。等到日向把放在寝室的包拿出来,狛枝看见他依旧泛白的脸色,从餐桌上把已经在滚水里烫了一会儿的牛奶拿起来擦干净给日向递了过去。
 “日向君,还难受吗?喝点东西会好一些吧。”“嗯?哦,好。”日向沉默接过,眼神不住的乱转,大有想把自己埋在一堆黑白熊里冷静冷静的冲动。
 他一眼看到从楼上下来的田中:“田中,早上...”田中听到日向的声音头也不回的返回了楼上,口中念念有词,据说当天田中很少见的,旷工了。事后友情提供情报的黑暗四大破坏王回忆,大概说的是:“晨曦的微光哟,吾见云边有血液之色彩,一定是有魔物出现,使命的呼唤使吾从修炼中被惊动,接受了召唤的吾却在此预示见了如此强大的魔物,本王的力量啊,尽然撼动不了它分毫,无奈只有继续修炼...”总之意思就是“我今天的起床方式不太对,我要回去重睡。”

日向的话僵在了一半。把尔康你怎能如此无情无义无理取闹之类的想法甩出脑海,之后日向紧跟着狛枝出门了。喝牛奶不到一半他发现一个问题。“狛枝你怎么没事要买樱饼?”狛枝之前也明确的说明了自己不太爱吃甜食,更何况公寓里还有一个对樱饼达到了生理厌恶级别的人。所以大多时候甜食都是日向在买。
 “不是我买的,是上次买草饼的时候连带送的哦,日向君。”狛枝曲起食指点在太阳穴上,略微苦恼的说,“果然像我这种蜱虫般的生物被误解也是应当的吧,不过即使是理所应当的也稍稍有点伤心呢。”

“欸,是吗?抱歉啊,狛枝。”“没事的,日向君。倒不如说日向君呢?”“欸?”“日向君原谅了因为一点疏忽就导致日向君这么难受的我吗?啊啊,果然是没原谅啊,对啊,我也是能够理解的,像我这种垃圾般的存在,如果不切腹谢...”“行行了!原谅你了!”“日向君真是温柔呢。即使是对我这垃圾虫般的存在,也是如温柔的太阳的存在啊。”

路过的欺诈师先生觉得自己的度数又有增高,打算立刻去换个厚一点的镜片。

“日向君,下午去图书馆吧。”狛枝进办公室时日向正坐在转椅上心情复杂的喝着咖啡。顺带一提,杯子是狛枝的。

于是现在心情更加复杂了。当然,狛枝和日向的杯子是一起买的所以差别不大。于是余光看见狛枝进来的日向把桌子上的文件全部摞起来企图挡住杯子。他成功了,差一点。
 杯子摔下去了。
 所幸也起了一定的掩饰作用,大概。只要谁都没有注意到日向之前手上拿的杯子的话。在狛枝之前出办公室门时恰巧到狛枝的电脑里拜访的七海,在杯子摔下去后若有所思的回去继续她最新玩的恋爱游戏。索尼娅兴奋的表示又学到一种新的习俗了。

“杯子可以再买,只是不能再和日向君用一样的杯子总觉得有些遗憾呢。”日向一脸懊悔,以后连悄悄用狛枝杯子的机会都没有了。

“狛枝你刚刚说什么?”“日向君下午一起去图书馆吧。我请好了假哦。”狛枝摇了摇手中的请假条。这情景怎么有点眼熟。“好啊。”当然不管眼不眼熟,即使日向心中的两个小人都在跳舞日向还是得开始工作,虽然他承认看表的次数真的很多。

图书馆二楼的玻璃窗将光束射下,能看见灰尘在其中沉沉浮浮。“虽然我的意见如灰尘一般不堪入目,不过最喜欢的地方果然是图书馆。”说这句话的时候狛枝正背对着日向将一本略厚的外国小说抽出来。“这并不是因为气氛啊,什么的,大概是因为这里的不幸会发生的比较少吧。我是指种类。”

不太明白狛枝所要表达的东西于是日向把刚选好的书拿住,转过身去看他。“日向君,我现在真的很迷惑。”“迷惑?”“嗯,像我这样的宰渣却在浪费日向君的时间果然还是太妄想了。不过还是希望日向君能听我说一下。”
 “是?”
 “我曾经说过吧,我希望做希望的垫脚石,不不不,即使是垫脚石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个奢望般的存在。那么我所如此期望的希望到底是什么样子呢?希望应是绝对的好东西,理应是从超高校级的大家中产生出来的。但是为什么江之岛能把那么多的才能者变成绝望?是因为拥有才能所以才会堕落的吗?如果才能本身是希望那被绝望侵蚀的希望又是什么?而日向君你让我又看到了一个可能。”
 “我?”日向紧紧的抓紧了手中的书。
 “希望,也有可能是从弱小的人身上产生的,弱小的人们总是把希望寄托在和他们同样弱小的人身上,那么是否就代表了这些被寄托希望的弱小的人也能被称作希望?所以我产生了疑惑,希望到底代表了什么?我所信奉的希望它的具体意义?”狛枝随着每一个问句向日向迈进一步,“那...我也...没法回答....啊。”日向不自觉的向后退着,直到脚跟抵到了书架。
 “狛...狛枝?”“所以日向君你要负责啊,把我扰乱成这个样子,你要负全责哦。”“呃嗯?”

“所以我的意思就是说啊,日向君。”狛枝虚虚的把日向圈进怀里,“你愿意成为我的希望吗?”

“啊?是!”

狛枝把头埋进日向的肩膀低低的笑起来:“这样的幸运之后又会有怎样的不幸呢?”“狛...狛枝。”“是,日向君有什么问题吗?”“书架...书架要倒了。”

狛枝和日向以相拥的姿势随着书架一起摔倒了地上,看着身下的一堆书籍,日向揉了揉被砸疼的头。那方狛枝有发出一声不明的低笑。

“走吧,日向君。”

“嗯?”

“回到我们的爱之巢吧。”*

————END

*绝对绝望少女里翔姐开剪刀无双就经常帮黑白熊剪头发,剪完就挂

 狛枝本来要自己吃的无奈日向太顺手了。

 出自爱岛模式

废话时间

最近的少女心泛滥成灾,逗逼风打算最近再写个日常?

先手稿再打上来太痛苦了

评论(4)
热度(25)
© 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