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觉得可以得到星星。
也不觉可以成为星星。
但是。
无法放弃的话,该怎么办呢。

【狛】空空如也的房间

独自一人.狛枝凪斗.凌晨便利店

青年转头视向窗外昏暗的橙黄色在阴影里耸立的大楼上铺满。不可置否的、虽然有些违背常理的,夜晚天空的颜色。

窗户霸道的盘聚在整整一面墙上。像是一只依附着他人的巨大怪物,能清晰的看到水渍的玻璃上意外的透过亮橙色的光。雷雨天气,声音像是混在一起,成了不知名的和弦乐。像是山崩地裂般发出的最后一声闷响,夹杂刷刷行驶过湿润的马路的动作。

因为是夏天所以玻璃上没有起白雾,但他还是哈了口气,用手指画了一个圆,再抹去的无意义动作。

“果然只有我这种宰渣才会去干这种毫无希望的动作啊。绝望级别的无聊呢。啊啊,要把作为希望的垫脚石的资格都失去吗?会绝望的吧我。”青年对自己进行了不知所云的一番自嘲。

“嘛那,但是我——最讨厌绝望啦!所以如果绝望的话,还是切腹谢罪比较好啊,像我这种败类果然应该为了超高校级的希望而被抹除。为了己身存在的价值什么都可以奉献哦!哪怕吞下千根针也毫无怨言啊。”青年用着激昂的语调,好像在主席台上做着高谈阔论的演讲,在发现没有听众后无趣的跌坐在转椅上。

“吱嘎—”

将视线转到了漆黑的电脑屏幕上。没有动作,没有声音,没有颜色,没有形体,整个人都好像被影子吞掉了,只有近窗边的一只瞳孔在反射着旁边的大楼一层24小时便利店的亮光。

『真像是,嗯,宠物,不,仓鼠才对吧。狗和猫也不错呢...啊...真烦恼呢...要不要去问问田中君?』

脑海里掐头掐尾只留下了这一段。像是再不说话就会消失什么的随意扯了两句。马路上传来一声刺耳的嘶吼,像是怪物在嘲笑。穿透了耳膜通过一系列的反应,成功传达到大脑,并对此进行反应。于是他皱了一下眉毛,像是有什么脏东西落在上面。

“嗒嗒嗒”蹬着拖鞋又回到房间。房间里只剩下扬起的灰土在漂浮着,反射着微弱的白光。像是不会被察觉的又落回地面。

所谓世间哪有真正的静止,只是单方面的主观臆断,哪怕连呼吸的止住了血管里的冲动还是在跳动着,一下一下一下。这时你便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你身体传导的过程,它在轻轻的颤动,血液在里面汹涌的跳动,比任何东西都要有力。

这时就可以感受到了,比平常更加强烈的。

『我们的存在,人类的存在与身体所依赖的』

由左心室起经过主动脉,各级动脉,全身毛细血管,各级静脉,上下腔静脉,回流到右心房,再从右心室经肺动肺部毛细血管,肺静脉,回流至左心房。完成了整个人体所需的基本。啊,对。还有水和三大产热源,无机盐和维生素也是不可缺的呢。少了哪一样都不会好看呢,我还想安乐死诶。

大脑在一刻不停的运转着,并不会担心过热而死机,堪称最棒的计算机,不需要二极管什么的,也不需要用液态氮什么来散热。或许来一台大风扇会很不错?不要把我吹跑了才好。

就在潜意识的‘绝对安静’中,就这么思考着无意义的事,可谓是无论何时何地都新奇的事,因此再次坐直起来,身体因为这种感觉而感到微微的凉。

嘿,我这是要干嘛呢?

连大脑也好像运转过度的反应缓慢。再坐了一会儿,他忽然发出了的骚笑。“哈。”又发出一声,“哈。”就像在试探着什么他断断续续的又发出了几声怪异的笑声(也许算不上只是把它归类到里面去)。就像某种生物濒死时所发出的声音。他察觉到这种声音的刺耳性,闭上了嘴。

“晚安。”

不知道对谁所说,于是权当自我安慰。

“晚安。”

于是自己给自己回话。

——————————

大家晚安(๑•ี_เ•ี๑)

评论
热度(4)
© 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