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觉得可以得到星星。
也不觉可以成为星星。
但是。
无法放弃的话,该怎么办呢。

【芥敦】狐狸先生·相见的方法·执着之事

取名废 自己写写10题中的一个

点梗  @药丸 

虽然改动有点(?大

黑芥X亡灵敦(部分芥视角)

OOC OOC OOC

对话流 意识流预警

自己不确定结局系列

神经质预警 

求评论 求评论 求评论 QAQ

————————————

毫无预兆的,芥川龙之介清醒地睁开了双眼,胸膛剧烈起伏大口而贪婪的呼吸着空气,枕头被冷汗浸出了一个不算完整的圆,如同刚从泥泞中挣脱开的人,能听见自己的思维如同病人房间里的机器,伴随着尖锐而嘈杂的声音凝成一条笔直的细线。

床头在黑暗中发着荧光的时钟显示着深夜3点。

睡下不到2个小时。芥川猛烈地咳嗽了几声,声音如同刚和好的水泥灰软趴趴的甩在地上。*他从床上坐了起来,毫无睡意的倒了一杯水给自己。玻璃和水在窗边形成了一个怪异的机械,把世界的颜色混了进来,水也变成了一种奇异的药剂。

比白色粉尘沉沉浮浮的样子要好看多了,也没什么色彩。

楼下的霓虹灯彻夜不寐的闪烁着颜色,在他脸上形成阴阳的面孔。芥川默然的盯视着街道上的影子,右转第一棵树,被卡在视野的半角。如果可以的话,刚好可以装的下个人而不被他所见。他毫无目的的想到。

顺手拉开床头柜的抽屉,他抽出一个笔记本,下笔不急不缓。


<5月2日>

>这是我和他的第128次梦境。

>之前看鬼片的方式在前十几次的尝试中已经失效,加多自己跑任务的方法只会让自己陷入深度睡眠。

>之后拜访了一下太宰先生,知道了许多做噩梦的方法。

》》以下为尝试方法

》…………

》》下面为这一次的内容

》“我”站在被朱漆柱子并列排放了道路中间。像是神道。周围除了朱漆的柱子和脚下的神道外一片漆黑,向上柱子也看不到顶端,使我不能确定它门是否是阙,所以我姑且称它们为“柱子”。视野被限制了,“我”没有目的的向前走着,身躯沉重,从感觉来看可能是拖着长衫,类似于十二单一类的,可是“我”目不斜视,也无从确定了。

“我”的胸中荡有郁郁之情,不知是否是这个原因,我开始感觉到胸口一闷。

猛然地,从神道旁蹿出一个身影,我期望的看着人影,烛影洞洞中显示出一个狰狞的面孔。这并不是我期待的人,我静静的退回原位,努力的呼吸着,力图安静的窥伺着这个梦境(当然我也不能控制它)(幸好的是我的肺并没有因此引起不适)。

“我”似乎对着个人极端的厌恶。在他狰狞地怪笑讲了几句模糊不清的话语,假装绅士的行了一个滑稽的礼后,“我”显得有些焦躁的加快了步伐,胸中燃起了不明的愤怒之火。

啊,真糟糕。我不禁大口大口地呼吸起来,如同苟延残喘的病犬一般,“嗒嗒嗒”木屐的声音掷地有声的交错杂乱,伴随着我头中的“嗡嗡”声,每一步都像是死神敲门前的踉跄一步,渐渐地前面出现了一个建筑物的巨大黑影(有一瞬间我怀疑是否是我头晕脑胀时的幻觉)。

“我”看见轮廓后心脏跳的越发冲动,牵连着血肉,不然我毫不怀疑它可能跳出胸膛。步伐越来越快,呼吸愈发急促。这时我几乎要眼前一黑,肺中的空气似乎被排斥殆尽,没有痛感的死亡大概也是如此了。

“喂,你,”又一道人影闪了出来。“停下来。”

“我”的身形被静止了下来。

被无形掐住的喉咙急促的呼吸了起来,如同心脏病人的起搏器,我感到身躯一震。

得救了。我的噩梦结束了。

这回轮到了我不能自已了。借着不明的幢幢灯光,我仔细看着对方的每一处细节,虽然他套着笨重而破旧的狐狸头套,穿着如同小厮般的衣着,不过额角的白发从头套下伸出枝杈和上次相比似乎凌乱了些。

狐狸先生的又一套失败的伪装。我觉得可笑,一边大喘气不时夹带着几声咳嗽,一边自行走上前去。

“狐狸咳咳、先生,太咳咳、没样子了。”我努力抑制住颤抖的身躯,掀起他头套的一侧,想用一双不属于我的手轻轻将他的额发归到耳后。但可能是咳嗽的太厉害的原因,双手颤抖不止,我努力了好几次才勉勉强强的把头发挂到他耳边。

狐狸先生对于我的行为没有异议,或许已经对这种徒劳的掩饰方式自暴自弃了。

“咳咳,又再见了。”

“……”他依旧不答,固执的装作陌生人的样子。

“咳咳、咳咳咳、这次的噩梦结束了,咳咳、那么下一次再见。”于此同时我的眼前一亮,短暂的从梦境中清醒,随即又陷了回去。

回来时狐狸先生已经不在了,我甚至不能求证他有没有听到我最后一句话。

你看,他是多么不讲理的人啊。

“我”依旧踏着仓促的步伐奔向神殿,而我此时已经真正的当起了观察者。

》》……


“哐当”药瓶发出了清脆的响声,从床头下一扫而下。芥川翻身而下,将窄窄的箱橱里的物品一扫而空。

多可悲啊,又一个嗜药成疯的人。

芥川将仅有的几片含在嘴里,坐回床上,舌头有些发麻。这点剂量完全不能让他达到入睡的程度。

身体形成了抗体。突然冒出了这样的想法,这让他想起搭档以前给他吃过的一种薄荷糖。

当时搭档被呛得眼泪花都出来了,看到他后努力揉揉眼角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递给他一块方寸大小的硬糖。

“芥川”他皱着眉头挤出一个笑脸,“来的正好。”

“人虎,太难看了。”芥川将手指点到对方皱起的眉间微微用力。

“唔啊,”中岛忙去捉他的手,突然,如同被塞了一只活蝎子,中岛慌慌张张地张嘴哈气,“嘶——咳咳,吐不出来...”*

看着中岛格外难看的表情,芥川想,说不定比活吞蝎子还可怕。

“芥川,试试吧。很好吃咳咳咳、好吃的。”中岛说到一半就死死的拽住芥川的袖口咳了个昏天黑地。

“一点说服力都没有。”芥川一手拍拍中岛弓起的背,一边把薄荷糖放进了自己嘴中。

刚刚几秒是属于糖的甜,之后凉意渐渐漫延,芥川紧抿起嘴,嘴里的味道直冲鼻腔,眼眶发胀,嘴中似乎尝出了辣味,这种辣味从舌根一直绵延到食道,肺腔也似乎也因此微微的发凉。他不禁紧楚眉头。

双眉中间被捏住了,抬头看中岛不知什么时候停下了咳嗽,一只手依旧抓着他的袖子,另一只正捏住他的脸。

“怎么样,芥川?很好吃吧?”

芥川看着他莫名有些得意的样子不觉微微扬起嘴角。

“好吃。”

之后中岛再一次把糖拿给他吃,芥川沉默的接过,一边看着中岛大口喘气,一边把嘴里的糖咬的“咔咔”作响。

“芥川,你……”

“适应了。”

中岛困惑的换了只手托脸,“……这是说身体产生了抗体吗?”

“听说抗体在人体的体液中都存在,包括唾液。”

芥川拉过反应慢半拍的中岛,交换了一个细密的吻。

“……似乎,真的,没那么刺激了啊……”中岛偏过自己通红的脸,喃喃了一句。

芥川再次回想了对方通红的脸,弯腰从一堆杂物中准确拿出屏幕有些破碎的手机。


“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芥川,不过这个剂量可是能放倒10头大象。”立原烦躁的挠挠头,一把把一个不大的包抛给芥川。

“做一点实验,关于抗体的实验。”芥川将包提起,转身离开。

“被梶井传染了吗那家伙?啊啊,算了不管他了,都是怪人。”


<7月23日>

>这是第213次梦境。

>太宰先生似乎已经试验过他最成功的方法,可是他没告诉我该如何去做。

>镇定剂第107次实验。尽管身体产生抗体缓慢,但是使用频繁,不论是剂量还是储备都要用完了。

》》以下为尝试方法

》…………

》》下面为这一次的内容

》校外某处·游戏厅大门处

“嘟嘟嘟,嘟嘟嘟...”

“......................”

“....................................”

“想什么呢?”

“.....................”

“不,没什么,家里人催我回去了。”

“不再玩一会儿吗,时间还有喔?”

『你要选择出门吗?』 『是/否』

『是』

“不了,我还是先回去吧,你呢?”

“我?我再玩一会儿吧。”

“那么,回家的路上,请多多小心。”

“呃,是?那么再见。”

“一会儿见。”

校外某处·游戏城外

“我”迷失在城市的郊外景区里。

应该是工作日,所以街道上空无一人。墙壁是米黄的,街道两边除了并列排布的树木外空无一物,连个分岔的路口也没有。

“我”离开了原来的位置毫无目的的走着。

[这附近好像有来过吧,不太熟呢。]

[唔……先找找车站好了。]

校外某处·车站

[来的路上……啊,连车站里也没有一个人呢,果然地点太偏了啊。]

[先看看车站牌吧……]

[35路、47路、59路……]

[53路,找到了!]

几乎就在此刻,一辆53路来了。

出人意料的人很多。

校外某处·53路车内

[好多人……好多老人……]

[往后走点吧……]

“我”往后走,有一些中年人,但年轻人没几个。

[这有个位置坐下吧]

车内的装饰很奇怪,白色的车壁上却有许多奇怪的图案。

[好奇怪,是不是坐错车了。]

》》之后的梦境我无心再记叙,这是一个循环的梦境,相同的梦境我已经遇见过好几次。

》这个梦境结束了,又开始了下一场。

》无法停止。

》狐狸先生总会在第二轮将要开始时险险把“我”拦住。

》》这次不同。

》直到樋口把我从休息室叫醒,我才脱离了这个梦境。

》》从头到尾,狐狸先生没有出现。


<7月23日>

>第215次梦境

>没有他……哪里都没有,从头到尾……

>他,大概是在躲我……

>镇定剂的储量只剩最后2支了,我决定明天再尝试。


<7月24日>

>这是我与他的第218次梦境

>狐狸先生出现了。

>镇定剂没有了,我采取了别的办法,虽然有些繁琐不能立竿见影,但是好歹能让我陷入梦境。

》》以下是这次的方法

》…………

》》…………


<9月3日>

>狐狸先生出现的频率越来越少了。

>他似乎想让我淡忘他。

>他似乎想让我的生活,嗯……怎么说……相对的扳回正轨?

》》最后。

>我好像知道太宰先生的方法了。


“已经加快运货了,但下一批货还在运来的途中。”

立原摊摊手,表示手上空无一物,他半开玩笑的说了一句,“你的实验到底进行的如何?”

“快了,快出结果了。”芥川低声咳嗽了几声,把自己隐匿在黑暗中,他最近似乎越来越死气沉沉了。

立原干巴巴的笑了几声,“那,恭喜啊。”


这一次芥川分不清他到底是在梦境还是在现实了。

白色的病房,能听清机器规律的发出“嗒——嗒——”的声音。

芥川慢慢的移动头,看向旁边的一对矮桌。

狐狸先生正坐在那里。

但是他这次并没有带上头套,手上还捏着一朵紫色的三色堇*。

“芥川。”那人盯着那朵花没有抬头看他。

“终于喊我名字了啊……人虎。”

“你早知道了的。那样……不是挺好的吗?”中岛意有所指的停顿了一下。

“梦境中相见?仅仅一面,咳咳、或者只是我咳咳、我说你沉默的单调轮回?”

“不我……”中岛紧紧的攥紧了花朵,“我是契机还是……原因?”

“最近不是试着离开,你也应该习惯……”

芥川穿着病服,径直光着双脚走到了中岛面前抱紧了他。

芥川很少有情绪如此外露的时候,中岛惊讶的忘记了接下的话。

“我不习惯。”“欸?”

“我每次都担心而又期望着,期望着你的出现,又担心起下一次是否能见到你。”芥川低语着,“我一直一直,都把你的出现作为噩梦的唯一目的。”

“那么这次的噩梦结束的很短。我一开始就出现了。”

芥川夺过中岛手中的花朵,扔到了地上,低头吻住了他。

“不,这次的噩梦,结束的太长了。我等了太久了。”

[END]

——————————————————

做噩梦的方法——太宰先生最成功的方法让他真正的见到了中原先生。

>每次敦出现的时候就是芥川噩梦结束的时候,如果敦不出现他的噩梦就不会结束,直到别人把他叫醒或梦中角色死亡。

>芥川有自杀倾向

>芥川的房间可以参考无间双龙里面郁夫的房间

*比喻自《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记不起原话了,自己写起来好失败(撞墙)

*敦把糖整个咽下去了

*大型三色堇的花语是束缚

————————————

脑洞结合了龙四 有些小细节原文没法写出所以贴注释

写完一半暴躁的加速结尾

关于薄荷糖,真的有的,何氏的一种(你不要卖安利好吗

新年我真的在撒糖的

2016-02-09
评论(20)
热度(43)
© 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