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觉得可以得到星星。
也不觉可以成为星星。
但是。
无法放弃的话,该怎么办呢。

【文野】太宰治·独白

思想这种东西到底是什么呢?

深夜果然适合乱说胡话。

——————————————
我于此时此刻的某地向神明祈求证明自我的存在。

神明呵呵一笑,将我的人生抛入大深渊。

前提是我并没有注视着它但它却死皮赖脸的的朝我汹涌而来。

所以人生注定是个操蛋的东西。

神明也是,即使接下来也许会受到天谴,我还是要质疑它。

当然从另外一方面也说明我已经信仰神明到了一种比常人(特指普通大众,这里并没有要贬低的意思)更加狂热的地步了*。

然而这种狂热目前为止还没有战胜死亡*,所以我怀抱着对于神明的狂热又想尽量的去面见死神。

这样是不是也算某种意义上的脚踏两只船?

虽然这两只船上的乘客都满满当当,不差我这只脚。

不管怎样我现在对于自己的处境即是自我感觉良好。悠然自得的空余时间足够让我在这两只船之间诗情画意*。

当然单方面的诗情画意也说不定。

鉴于我的爱人对于我(或者我们)的冷酷无情,我只好尽最大的限度来自我告白。

又是在一个美好的某时某刻我在某地感受到了死亡的魅力从而一见钟情*。

人一生下来就走向死亡,定是感受到了某种力量。

你看,我在初始之时,我与她的缘分早已注定。

我情难自已,追逐着魅影而行。我那可爱的(又可说害羞或者残忍之类的词语,并没有多大差别)情人,悄悄隐匿起身型,使我的眼睛迷惑,无法走向她的所在之处。

完全的理智告诉我要远离你。

完全的本能告诉我要接近你。*

我就在这两重天的烦恼中次次与你擦肩。

人生一边摔倒一边继续奋斗,不满者有之,愤怒者有之*,他们毅然掀起你的幻想,是无理而又粗鲁的人。

我则不同。(虽然这听起来像某种夸夸其谈的政治家,但是很可惜我不能将自己的思想施加于大众,虽然最近的自杀率屡增不降。试想,谁愿意把自己的情人与他人分享。)

说回原点,我有足够的时间去当个完美的情人,而我亲爱的你,我希望与你到来的不是听说使人强身健体的敌意*,这样的寒流只会让冬季的预算上再添一笔纸巾费。

如果能得幸我能以最从容的方式去见你,或者当我从各个角度探寻到这温暖的烛光后再飞身而上也不迟。

我正苦恼于策划一场完美的初遇。第一印象是很重要的。尽管你可能已经看到我这个马上要投入你怀抱的赤子。

————————————————
晚安。

2016-02-17
评论
热度(4)
© 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