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觉得可以得到星星。
也不觉可以成为星星。
但是。
无法放弃的话,该怎么办呢。

【芥敦】暮冬的太阳

5.固执的一问一答

OOC预警

看了最新的人面桃花相映红的芥川,忽然感觉写啥都不怕了×

殴打lo主的时候请务必轻点×

——————————

中岛敦将印花麻布的窗帘掀起一些,钻了进去,让它们自然形成一个狭小的空间,贴着落地窗,那些金色的流水从罅隙涌了进来。

一个冬日里难得的晴天。

昨晚芥川顺手把没看完的书半摊在扶手上,中岛用一种小时候看画本的姿势,(当然他并没有过这样的体验,只是稍稍长起一点后对此充满滤镜的幻想)趴在沙发上,盯着千姿百态的扭出花的英文字母,反反复复上下打量后,只好清点起自己不知道的词句。显然他对此更能打起精神来,不过一会儿就蔫趴趴的将书扔到一边。

“……这个,也不知道呢……果然我的单词储备是个位数的……”

手指拨弄着透光的白浆纸面,中岛注意到芥川似乎很久没有改变过书签的位置了。这并不是因为他对纸面凹痕有所研究,只是当芥川把他的漫画书从地板上,从床头上,从窗沿上一本一本的收起,锁在红木的书柜里。沙发上空空荡荡只剩下这本封面素白的诗集。芥川也曾把花架上开的最盛的一朵栀子折下夹在那页,大多数时候他把它合上整整齐齐的放在床头,像今天一样摊在沙发上的情况几乎为零。

几乎为零可惜还有个意外的“1”。但是无论如何中岛也无法理解完整的句意,只能干瞪眼几下以作安慰。

芥川走出房间,木质地板发出“咔咔”的响声,客厅也是阴暗的,被厚厚的窗帘遮掩住了,只露出一丝光来。他的感官迟钝的反应着,芥川慢慢的走过去,一把拉开窗帘。刺眼的光线穿透了他的发梢,他虚眯起眼,想到了吸血鬼。

“早上好芥川!”

中岛一把从沙发上坐起,把脸贴到窗户上,手扶在落地窗前的一排装饰扶手,这使他看上去小孩子气十足,“今天是个大晴天呢!”

芥川无视了他,伸手关上了靠内一侧的窗户,将书合上。他盯着窗外看了一会儿,具体的视线落脚点应该是在刚刚与楼层齐平的那棵银杏树顶,之后,他又将视线转移到从对面墙壁的遮挡中露出的小半个太阳,才近乎自言自语的回答。

“早上好。”

深色的茶几还放着削了一半的苹果,已经氧化的很厉害了,依稀看的出上面被咬了一个牙印。旁边还有一把没洗的水果刀。芥川拿起了旁边的另一个,也有了放置过就后的深色斑痕。

“苹果已经不能再吃了啊,真可惜,我特意在圣诞节那天买的。” 中岛戳了戳那块斑的位置,“不过都是我一个在吃啊,芥川你只有在当天吃了小半个……”

“这个也不能吃了。”芥川将苹果毫无可惜之意的堆到垃圾桶里,在把小刀收起走向厨房。

“果然没再听。”中岛瞥了眼自己精挑细选的糖心苹果,又看了眼芥川,撇撇嘴,跟了上去。

家是一个很奇怪的范围,人可以和别人做着不相干的事,但是只要在这个空间内,回头就能看见别人的身影,就会感到无比安心。一般来说安心而自由是中岛一贯的行为定义,毕竟他实在和芥川没什么共同语言,除了每天吵吵晚上吃小豆汤还是茶泡饭(多数时候都是中岛在讲,芥川看他一眼就立刻败下阵来),他看jump里的英雄怀中抱妹杀,补足一下幻想中的各种缺失的童年,芥川在书房啃着他的财务报表,推门就能看见散落一地的文件。

但是今天中岛觉得跟着芥川一整天也不错,形影不离的那种,仅仅在家这个范围似乎不再让他安心。当然,也有部分可能是热血漫画不足的原因。

他们对坐在沙发上,芥川倒了一杯茶,然后皱眉,又把橱柜上另一只马克杯拿下,倒上牛奶,紧挨着茶杯放下。中岛道了声谢,但没有起身去拿杯子。他只是无聊的用手指拨弄起一旁的花草,对,就是那棵被取了花苞的栀子。他时而抬头看看芥川,之后埋下头,继续数着光凸的枝丫。芥川从他身边经过,伸手拿起了那本可爱又可恨的诗集,再次翻到那可爱又可恨的一页,重复着中岛觉得可爱又可恨的动作。

他是在发呆吧,绝对是在发呆吧?想了想中岛又觉得气又觉得委屈,努力做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他开口道:“芥川,念书吧,念给我听。”

通常芥川对于这样的要求都是不与理会的。中岛自认失言,将沉默落在灰尘里。他想平时芥川都不会理会,更何况现在。他甚至敢百分之百确认,芥川还在生他的气,已经几个星期了,两人之间鲜少有搭上过话。

所以今天注定是不同寻常的。

“我可以将你比作夏天吗?”芥川用一种他从未听过的温柔语气吟颂道。 声音略显干涩, 字字眷怠着微醺的气息。他停顿了一会儿,似是在等待回答。

“……芥川?”

芥川朝他一瞥,那一眼就让中岛感到心惊胆战,没等中岛再有所回答,他继续道。

“你比夏天更为可爱更为温和。

狂风会把五月的花苞吹落地,

夏天也嫌太短猝,匆匆而过。

有时太阳照得太热,

常常又遮暗他的金色的脸……”*

他忽然停下了,似是疲惫的闭上眼睛。

“人虎,”他突然喊了一声,声音惴惴不安,似是找不到应该传播的方向,

“人虎,你知道吗?前几天我梦见你了。”他再次睁开了眼睛,“我梦见你了,梦见你就坐在我对面,和往常一样穿着白衬衫,像个没心没肺的傻瓜一样笑着,也是像今天的一个大晴天,阳光透过你的发梢,泛白的发丝就好像要和它融在一起了,你喊了我的名字,之后说着什么,手指泛白的捧着一杯牛奶,杯壁上也有你的影子,我忽然感觉哪里都是你,晕乎乎的。”

中岛忽然觉得漫画里面的东西果然是骗人的。

漫画里主角抱着他心爱的青梅竹马,只要紧紧拥抱就能得到回应。可现实是他紧紧的抱住芥川,他却连一眼都无法回应自己。

他再次停顿了会儿。“你说到一半就开始笑,最先是勉强忍住,最后憋不住了笑的眼泪都出来了。素白的餐布被弄出了皱纹,餐桌上还放着一束新鲜的花。……是百合还是蝴蝶兰?我已经记不清了。”

可能是自己抱得不够紧的原因,中岛想。

他使劲收紧手臂,紧紧的,紧紧的,想要抱住对面的那个人。直到透明的手臂从芥川的身体中穿了过去。

芥川对他徒劳的行为毫无知觉,继续道:“可是我什么都听不到,整个世界都好像在玻璃罩里。比新买的还新,比防弹的还厚。如若轻碰亦为镜花水月般破碎。我被迫就坐在观众席上,动弹不得。那可真是一个……”

他用尽最后气力合上书页,脱力般的倒在靠垫上,“……一个折磨人的美梦啊。”

——————
*原诗:

我可以将你比作夏天吗?

你比夏天更为可爱更为温和。

狂风会把五月的花苞吹落地,

夏天也嫌太短猝,匆匆而过。

有时太阳照得太热,

常常又遮暗他的金色的脸。

美的事物总不免要凋落,

出于机缘或是随自然变化而流转。

但是你的永恒之夏不会褪色,

你的美永远不会丧失。

死神不能夸说你在它的阴影里面走着,

如果你在这不朽的诗句里获得了永生。

只要人们能呼吸,眼睛能看东西,

你的名字将于此长新。

——————————

手机打的结尾,感觉有点仓促_(:3」∠❀)_

找时间上电脑修

对敦敦的描写严格体现作为一个敦厨的妄想×

他怎么辣么可爱!辣——么——可爱(比划)

我超级喜欢这个第一句!

然后就大开脑洞了,我感觉一年份的文笔都在这里上交组织了(๑´•ω•)

严格来说这是我发的第一篇刀?

不要殴打我,好吧殴打也请下手轻点( ̄ ii  ̄;) 

2016-03-12
评论(8)
热度(37)
© 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