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觉得可以得到星星。
也不觉可以成为星星。
但是。
无法放弃的话,该怎么办呢。

【芥敦】求生本能?

黑芥黑敦 OOC

通篇活在对话里的芥芥

刀片收好唔( ´•̥̥̥ω•̥̥̥` )

——————————————

那是一只白色的猫儿,横死在了路边。或许有人要好奇,它是被车撞死了吗?上帝半垂下眼睑,轻轻摇头,带着刻薄而公正的语调,法庭上的判官如此宣判:那是它自寻死路。

它在之前那个潮湿而飘雨的夜晚钻到了某辆车车底,发动机余下的温暖还未消散。

当热源重新启动,它未能如平常一般狼狈的从金属的襁褓中醒来,只是翻转了身躯,换了个更为舒服的姿势,醉死在了梦中。

疼痛啃噬着他的躯壳,他一头磕在墙上顺势演变成靠的姿势,他将空的弹夹砸落在地,胸口起伏着,把全部力气都用以大口的喘息,如同被扼住喉咙的人。他的眼球干涩,血水已经在他脸上凝结,从小巷夹缝中露出了硝烟的天幕,黑色的烟云出现了重影,像是某种魑魅魍魉。

白发少年撕开胳膊上的衬衫,将血淋淋的弹片从血肉中取出抛到一边,发出了无力的敲击声。他草草的裹了两下,费力的咳了两下,嗓子干的难受,再怎么感受嘴中也只有腥咸的味道,他将声线稳住,才伸出了手,在白色的耳机上曳出一道红。

“Clear.”

耳机中夹杂着杂音使对方的声音有些失真。中岛不确定无线电是否此时就像自己的心跳一样紊乱。

“好,人虎你现在在哪?”

“B3,我接下来要扫荡B2区,完成任务后会返回C1区。”

“B2...只有银在那边,你等我。”

“芥川先生,请做好A1区的扫荡,” 中岛再深深的吸了几口气 ,“那是中心不是吗?”

“好,那,一会见。”

“一会见。”中岛不自觉扬起虚幻的笑容,肌肉的拉动略显僵硬。他凭借第一次戴上耳机时芥川略显无心的讲解,抚上耳机上的一个小按钮。

第一次试图用力,手指从按钮上滑脱,少年这才注意到手背上已经撕裂开了一道鲜血淋漓的伤口,从靠近虎口的位置一直延伸到指缝。大概是被战场上的流弹碎片划破的。

“都是些什么烂事啊,”他半是好笑的哼了几声,简直像某个滑稽的荒诞剧主角。拒绝支援妄想逞英雄但连遗言也要一波三折。

他重新按开耳机。

“这里是人虎,代号014766。”他听到自己类似于垂死挣扎的语句半路垂下,远远的枪声,建筑物发出的悲伤的低声哭喊,他甚至擅自给他加上了哭声,小孩的哭声,他的母亲为他挡住了直冲心脏的弹片。

这里是战场,战场总有牺牲。

“当你们听到这段对话时我估计已经死在B3区某个不知名的小巷里,或许更好些,死在来自B2区的某颗滚烫的子弹下。”我的生命,是不是其中的一个悲剧?还是对人们的赎罪?

他咳嗽了几下,战场的空气实在不算好,他曾经想过也许自己过不了多久就会变得像芥川一样。

不,那不是挺有趣的吗?

“我不知道此时听的人是谁,不过请你转告芥川先生,”他一边说一边像个傻瓜一样笑了几声,继续道,“你听见了吗?枪声,断裂声,那些残垣断壁,从水泥中露出的钢筋铁骨,穿着白衣的孩子,硝烟的声音。虽然对于你我来说已经很熟悉了。但是我忽然想起了第一次被烟尘呛出眼泪的事情。”

他沉吟了一会儿,“'故乡的人们在这里的街头流连,这最可爱温柔而愚昧的地方。'我想我还缺个家,今天日子不错,所以我决定暂时把这里定成家乡。抱歉啊,忘记你讨厌听长篇大论了。”

他重新上好弹夹,大步离开了藏身之所,朝着黑烟最浓重的地方走去。

“这是你教我的第一课,我也在踏上硝烟的第一步就做好了准备。准备着面见死神时,狠狠地揍上去,像是你见我第一面的时候。人虎,Over。”

瞧吧,那就是寒冷战胜了死亡。

这种欲望,连动物也能用它战胜求生本能。

——————————

灵感来源于芥芥的《侏儒的话》里的一句。

……譬如,明明知道会死,却还是吃了一块伤寒病患者的点心,这就是食欲战胜死亡的强有力证据。……总之,所有狂热都比死亡更加强大吧(当然对死亡的狂热除外)。

————————

大概会再补个芥芥?应该会继续贴在这里。

2016-03-19
评论(9)
热度(38)
© 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