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觉得可以得到星星。
也不觉可以成为星星。
但是。
无法放弃的话,该怎么办呢。

【芥敦】▄︻┻┳═一 (00-01)

_(:з」∠)_ 十玖桑,该吃药了

十玖:

#ooc

#黑遍文野    

#双哨兵   

和小时 @废柴时° 的联文。标题由她提议23333    

00by小时  

01by我


00    

“今天!我们!汇聚在一起!是为了庆祝!一位新成员的!到来!”国木田的呼喊几乎要淹没在从大功率设备中传出的连绵不绝的死亡摇滚中,基本上在场的每个成员都戴上了耳塞也阻挡不住那恐怖的声响。 

中岛敦几乎是在进门的第一秒就在想,自己是不是勿闯了什么奇怪组织的据点,于是他退后一步,关上门,看着门上的师指挥部,陷入了沉思。  

忽然不想再打开门了。

别这样,中岛敦,这是远近闻名的特级部队啊。一定是打开的方式错误了才会这样,再来一次,没问题的。

仿佛印证着中岛敦的想法,门后连绵不绝的音乐声停了下来。

他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再次打开了门。

这次眼前出现的是一位眉目庄严,表情严肃中带着坚定,坚定中透着慈祥,慈祥中透着威武不屈……不对。总之,就是这么一位严肃的老人开口了。

“欢迎你,中岛敦。”

“是,长官!”

“我从塔听说了,你是一位优秀的士兵。那么作为初次考验——”

          

中岛敦一脸坚毅,坚毅中透着凌乱,凌乱中透着你在逗我玩吗的站在团部大楼的大门口。

“请去帮忙买个蛋糕吧。”他的新任上司,表情严肃而庄重的开口道。

“由于今天不是我们值班大门口,”老人从和服袖口中取出了一张照片,“而且是2团那个幼女控组织,形式格外严峻。”

喂喂,老伯你越来越像NPC了啊?!

“要出口处第二个十字路口向右转第3个蛋糕店的黑森林蛋糕,请用自己的身手和才智去完成它吧。记住,不要被值守的发现了。”

【系统】:玩家 中岛敦 已接受任务[入师第一天]

          

正直少年中岛敦,今天也在思考,上天派给自己的任务原来不是拯救世界,而是把邪教组织发扬光大吗。



给你们讲个笑话,老虎爬树。

中岛敦此时正动弹不得的蹲坐在树上,他思考着可能自己还要再爬高一个树枝才能以正确的姿势越过铁丝圈。以及他现在正努力的不向下看,汗水滴滴答答的将发丝贴在他脸上,不是热的,全是冷汗。他放大感知,测得此时风速50,天气晴好,他正头还有一个人。

Excuse me?

他晃晃悠悠的抬起头,眯眼以防止汗水流进眼睛里。太阳在晃人影在晃他也在晃,金色的阳光擦边而过,树叶哗哗的响。

“喂,你在干吗呢?”中岛敦正想莫非是同道中人,对方二话不说一脚把他踹下了树。

“守岗。”

          

在重回地母怀抱的时候中岛敦也没停下他永恒而不竭的思考。

这就是,所谓的,人心不古吗?

我不在军区的时候都发生了什么?!友善一点会死吗?!

啊,汗水进眼睛里了。

 

所以当太宰治看见芥川龙之介拎着眼睛红红并且灰头土脸的中岛敦,真的表示一点都不意外。

啊……之前那个NPC老人……??!!

返老还童吗……现在的科技……真发达啊……     

太宰治拍了拍表情麻木的少年的头,“精神诱导啊,再怎么说是哨兵科出来的对这个也应该有所耳闻吧?”

“太宰先生关于您下属的士兵违纪……”

“我会跟中也交流的,芥川君。”太宰治笑着从他手中接过中岛敦,“待会还有点事要找你商量。”


“总之,欢迎来到3师!敦君。”

在昏迷前一秒,中岛敦听到太宰治如此说道。

我一定一定,是误入了什么传销组织了。

  

01

从前如果有人告诉中岛陆军特别行动区全都是神经病,中岛是不信的,说不准还会出于对心中圣地的热爱之情冲上去把那骗子揍一顿。

现在中岛定与那敢于直言的高人促膝而谈把酒言欢。虽不能肯定是全部,但至少1团3师没一个正常人。


暂且不提那别开生面的新人欢迎会,先说说本师最大的奇葩——太宰治先生。

中岛对太宰的敬仰啊那可是如滔滔江水延绵不绝一路往西都不带停的。

直到第二天缺席的太宰被国木田从河里捞了上来。中岛秉着一颗拳拳之心关切地慰问,差点没把自己的衬衫烧了给太宰取暖。此时一脸纯良的宫泽道出了真相:太宰又自杀未遂了吧。

天知道那句话对中岛产生了多大的刺激,不敢置信的少年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他立刻望向敬仰的太宰先生。可太宰遗憾地点头称是,唠唠叨叨地抱怨着想要一个女人殉情。周围的人一副习以为常的神情。国木田按耐不住嫌弃地把手帐拍到太宰头上。

啪——那不仅是少年心碎的声音,还是太宰形象破灭的悲吟。


有一就有二。

          

曾经中岛以为乱步先生是一位认真负责聪慧果敢的智囊。

事实上江户川一开始表现得十分成熟淡然,简直就是一副世人皆醉我独醒的超然做派。那邪魅的笑容,那克制的镜框,那自傲的语气,可谓是装逼之典范,不得不赞叹啊。

直到中岛看到江户川盘腿坐在办公桌上,悠闲地叼着根棒棒糖。他因为太过震惊而石化在原地盯了太长时间,从而导致了某种误会,江户川把棒棒糖全咬碎了塞在嘴里,气呼呼地说:“再看也不会给你的。”

啪啪——啪啪——

碎得还挺有节奏感。


谷崎先生是个和善的人,他总是温柔地向中岛解释问题。你瞧他那傻白甜的笑容,分明表现了他的乐于助人善良体贴。

直到他妹妹脸上被一只虫子叮了个包,皮肤通红肿得如馒头大。他的宝贝直美为此向他哭诉,真真是伤心欲绝泪如雨下。谷崎一改常态掘地三尺把那只虫子找出来狠狠地碾死。身姿英勇,手段犀利。

啪啪啪——

中岛安静地将本不多的希望掐断。

          

国木田——这个靠谱而严肃的前辈——是中岛最放心信任的人。他一直尽力教导中岛,引领新人关怀后备。国木田的话就是金言玉语,太宰的话全当放屁。

直到国木田的手帐被太宰塞到了中岛手里。那一页密密麻麻地列着前辈的择偶标准,甚至还有几岁结婚,生几个小孩。

国木田涨红了脸愤怒地抢过了手帐,转身去教训太宰。太宰荡漾地满屋子跑,边跑边喊:来抓我呀~

啪——噗——

中岛敦选择死亡。


和这些人出了几次任务后,他确确实实心怀绝望地认识到,1团3师——他眼中饱含美好生活的期待的地方——装满了神经病。


所以诸位可以明白中岛初见芥川的欣喜了。尽管中岛第一次见芥川时颜面扫地,尽管芥川冷着脸一副不好相与的样子,尽管队友的表情神秘莫测充满怜悯同情,可这阻止不了一颗真诚的心!一颗向往严肃正经的心!

中岛后来才知道,这位才高他一届隶属于2团5师的芥川前辈已经是战功累累的哨兵,他接过任务单子堆起来能比桌子高。


说到1团3师和2团5师,少不得又是一堆八卦。

曾经有人这么形容他们: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呸,说错了——一个一颗赛艇,一个因吹斯汀,明明相看两厌,硝烟四溢,却偏偏缠缠绵绵,捆绑作战。详情见陆军特别行动区那些事儿我扒你听板块。

不过中岛一介新丁根本不清楚这两师之间复杂的关系,单单抱着与对任何人相同的善意看待芥川。


芥川瞥了一眼新搭档,认出此人正是先前挂在树上的蠢货。他暗想3师的人必然看他不爽,却不期然发现中岛的兴奋激动。他诧异之余不免好奇,只是他冷情冷性,不会主动去问,便忍不住留心观察。

于是本来还担心他俩会打起来的众人居然看到他们和谐地相处,松了口气的同时骤然生出一种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的沧桑感。

只有国木田皱眉道:“太乱来了,两个哨兵出任务竟然不带向导。”其实他担心的是暴躁的芥川,毕竟这位号称「黑兽」的青年可是每个月都得去禁闭室三日游的不可控恶犬。

新仇旧恨一同涌上来,还夹杂着忧虑无奈。国木田叹了口气。

没想到,这场面被新闻部拍下来了。只见一黑一白潇洒的背影和其身后凄苦的眼神。头条赫然是「敌对鸳鸯成双而行,操劳长辈唉声叹气」。

操劳长辈国木田当天把1团3师的报纸全撕了。


而这一头芥川和中岛正儿八经展开了工作。

“这次的任务单子看了吗?”芥川问。按他平常的性格,这般细致妥帖实属难得。要不是森欧外千叮咛万嘱咐让他照顾好中岛带好新人,他也不会如此和蔼可亲。

中岛回答:“看了。”他心里有点打鼓。芥川脸庞苍白,嘴唇寡淡得像落寞的枯叶,包裹在黑大衣里的手腕细瘦得不堪一击。脆弱的外表带给了中岛错误的印象,他不禁担忧眼前瘦削的青年能否把任务完成。

 

结果证明中岛的确图样图森破。

    

TBC

捡起了从前的吐槽风试试。下一棒请关注小时的lofter_(:з」∠)_

评论(3)
热度(36)
  1. 时°一个罐头 转载了此文字
    _(:з」∠)_ 十玖桑,该吃药了
© 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