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觉得可以得到星星。
也不觉可以成为星星。
但是。
无法放弃的话,该怎么办呢。

【芥敦】▄︻┻┳═一 (02-03)

十玖桑你这样我是要闹的

标题是两个人的锅(拉下水)

翻滚吧!OOC!

分工大概是我负责放毒,十玖桑负责跑远(不

打打打真的好难写

02:小时  03: @一个罐头 

 

02

任务目标是位于海湾处的一个仓库,据线人交代在近日有批军火将会通过这个仓库转运到海上。而芥川他们的任务就是蹲点抓人,以人赃并获一个不剩为终极目标。守卫10个,哨兵3个左右,级别不超过B级。

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新手教程吧,官方还带神助攻的那种。 

“你在这里待机。我去看看。”

“芥川桑要不要我一起……”芥川回都没回头,留给中岛一个潇洒的背影。

说不定别人只是冷感,没关系的,中岛敦。

中岛放大了感知,全面待机。想想一会儿又能重回战场还有点小激动呢。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五感太灵敏的后果就是被草叶和蚊子烦的寸步难行。

一只蚊子,两只蚊子,三只……蚊子好多啊……

正当中岛的精神与蚊子做着天人交战时,芥川拍了拍他的肩膀。

“嗯,嗯?芥川桑,情况如何。”

“任务完成。”

中岛回头一看,死的死伤的伤,真是没见过如此像反派的友方。

“完了?”

“嗯。”芥川看了他一眼,皱了一下眉头,“愣着干什么,走了。”

就问一句,芥川桑,装完逼就跑是不是特别爽。

 

当然就这一次中岛还能劝自己是第一次合作双方都不太适应。

在第4次时中岛终于忍无可忍,向芥川提出了抗议。

“芥川桑,我觉得我们应该谈谈。”中岛猛一拍桌子,鼓足了一口气。

“谈什么?”芥川擦了擦军刺,把它哐当一声拍在桌上。

中岛暗自咽了口水。

中岛敦,不可以怂!

“就是那个!合作……”

“士兵,”芥川再从腰间再摸出一把寸长的匕首,寒光让中岛身上一冷。

“告诉我,你的军阶是几级?”

“上士!”

“我是少尉。”

芥川擦了擦刀刃,把匕首也拍到了桌子上。

“所以,在行动中,我是长官。”

“士兵,告诉我,士兵的天职是什么?”

“无条件服从命令!”

三次中岛敦试图反抗,一次他反抗失败了。

 

中岛在接到第5次任务书时,一下就趴在桌子上,大有我要和这张桌子生生世世不分离的气势。

“怎么了,中岛。”

他猛地抬起头,两眼泪汪汪的发出了如同垂死挣扎般的呜咽。“国木田前辈……” 

“我强烈要求解除与芥川的搭档关系,我认为他应该重回陆军学院一年级!学习什么叫做团队合作和尊重搭档!”

“什么?”国木田推了推眼镜,“搭档看不顺眼?觉得他欠揍?无法好好沟通?”

“这种打一架就能解决的问题别找我。”

与谢野磨磨指甲,往上吹了口气,“干他丫的。”

太宰拍拍中岛的肩。

“敦君,实在不好开口的话,架我可以帮忙约哦?”

 

再次印证了那些关于3师和5师不和的传言。训练场甚至有一块专门就是为这两个师干架留出来的。

中岛看看芥川,在看看拉了警戒线,空开了一个5×5场地的人群,一个吐槽还没甩出来芥川已经冲了过来。

果真是黑兽。

幸得中岛即使从战场退下有段日子,五感还算灵敏。

他猛的侧身闪过了这次冲拳。“打架的时候分心可不好。”芥川手上不停,顺势化成一个肘击。中岛向后撤一步,猛地蹲下,那一击肘击非常有力道,擦着头顶啸而过,中岛甚至可以听见衣料被绷紧的声音。他脚下一转,退到了离芥川3个身位处。

“怎么说突袭也太卑鄙了,芥川。”

“磨叽。”

好快。

只是一眨眼,芥川就以出现在他刚刚位置的背后。中岛只来得及扭身用双臂挡格,再次退后。

“哼,很会躲嘛。”

这样不行。中岛吐了口气,摆出标准的格斗姿势,芥川的攻击又袭了上来。

右边。

中岛将右拳冲出,与芥川的拳头撞在一起。芥川向后退回,将一拳的劲力化掉。

一拳打在棉花里。

中岛呼了口气,将右手收回,闭上了眼睛。精神海通过一感的关闭,使其他四感更加灵敏。精神传递来的客观现象,就像雷达一样将四面八方的信息扫描录入。草末的味道,烟、咖啡,风声,汗水味。

呼,稍稍有点,收不住啊。

破风声——左!

没中,他退开了。

这次呢?

右!左左右左……后面!

中岛转身肘击,由于力量太大身体有些微侧,下一秒,中岛被掀翻在地。

“你输了,士兵。”

中岛睁眼,芥川掐着他的脖子,在对方冰冷的眼神中,中岛用左手擦了擦青紫的嘴角,露出一个笑容。“芥川,我可没有。”

他动了动右手,此时它正化作一个手刀抵在芥川脖子上的大动脉处。

芥川此时的眉头紧的能掐死苍蝇,脖子上的手在慢慢收拢。中岛动了动干燥的喉咙,他想笑。他把手指甲抵在对方动脉上,有时候,不需要太锋利的刀刃就能把一个人的大动脉切断。

中岛发不出声音,微薄的氧气从他的喉咙间不断溢出,他微微眯起眼,盯着芥川,将嘴一张一合。

你来。

 

几乎是同时的,太宰治晃晃悠悠的绕进警戒线,拎鸡仔似的一手提起一个。

“好了好了,这场的结果是——平手!”

“大家散了散了啊,赌输的把钱交到我处!”

 

“你们两个注意点……”

芥川一把挣开太宰的手,浑身放冷气,头也不回的向外走。

太宰放开了中岛的衣领。“啊啊~火气真大——”

头好晕……中岛揉了揉脖子,想起了点什么,深深吸了几口气,冲芥川大喊。

“喂!芥川!我的名字是中岛敦!不是士兵!”视野中的人影还是在不停缩小。

中岛还想喊点什么,结果两眼一黑,正好被太宰接了个正着。

 

我是不是在出来时该问问,那个破劳资实验是不是有个后遗症什么的。

 

03

“啊……!啊!!”耳边传来阵阵诡异的叫声,其间还夹杂某少女娇俏的笑声,中岛被吵得提神醒脑,茫然地睁开了眼睛。

国木田正在揍太宰,那装模作样的惨叫果然出自太宰之口;与谢野坐在一旁嗑瓜子看戏,脸上分明写了四个大字:妈的智障;谷崎见中岛醒了,凑过来想问话,又被直美笑嘻嘻地拉了回去;最后是宫泽小天使惊喜地笑道:敦君!

仿佛按下了暂停键,所有人(除了谷崎,他被折腾得摊倒在椅子上)俱是一顿,整个房间的神经病都把目光投向了全程被无视的病人。

中岛:……

国木田放下了手头的活,理了理自己的衣领,瞬间恢复成往常那样正经淡定的模样。他清清嗓子,说:“十分抱歉,我们事先不知道你被实验改造过,太宰这个混蛋黑进了塔的资料库却没告诉我们。”太宰哭天抢地:“师长没让我说!”国木田习惯性无视:“中央塔已经传下消息,你同时具备了向导与哨兵的特质。我们推断,在和芥川战斗时,你使用了向导的能力,干扰了芥川的判断。不过这份能力不稳定,加上精神力透支,这些组成了你昏迷的原因。”

中岛回忆起先前广阔的精神海传来四面八方的消息,芥川苍白面色上的戾气,最后昏迷时一闪而过的蔚蓝色的天空。他点了点头,沉默不语。

谷崎见气氛有些尴尬,轻松地说:“敦君可了不起呢,芥川的精神通道狭窄得像蛛丝,一般向导很难突破他的精神屏障,连与谢野小姐也……”他还没说完,与谢野就用凉飕飕的目光将他冻得一颤。谷崎识趣地闭上了嘴巴。与谢野微微一笑:“所以上头很可能长期把你们捆一起,让你当他的专属向导。”

中岛闻言一惊,险些从床上跳起来。把他当向导使用实乃令他不安,况且,专属向导几乎等同于伴侣。天呐,和那个不懂得团队合作的除了打架就只知道斗殴的黑色大衣?刚开始中岛对他的印象是个严肃正经的人,然而现实坚决地把一切推翻,留下的就只有又他妈是个神经病。

中岛心想我真是日了狗啦。

“好好休息吧。”国木田进行总结,“我们的资料库看来要更新了。”

 

中岛敦是个奇迹。

身为哨兵的他曾在一次代号为“黎明”的行动中失踪,在近期一次编号ST-1085的查获边境非法组织运货仓库的行动中被发现且回收。他当时处于一个破碎的营养仓中,周身完好无损,白色的头发散落在废墟的积灰里,脸庞却很干净。他体内的定位芯片已经被摘除了,要不是和他同期的学生恰好在队伍里,他的身份也不会明了。

这一连串仿佛被命运女神精心安排的巧合最终促使中岛敦被送回塔,被推进实验室研究,被塞进一帮神经病里,还要和一个神经病的巅峰代表组队。

 

中岛敦心想我又要日狗啦。

他在病床上安安稳稳躺了两天后,强行被拽起来,完全不考虑保护他的人身权利。国木田推推眼镜,通知从他口中刻板地挤了出来。

把“我来告诉你一个非常惊人悲伤的事情,我知道你很不情愿,可惜这是上层的安排,如果你受欺负了……”等等这些铺垫和废话去掉,直白的说法就是你要去给芥川当向导啦,我虽然很同情但是我无能为力。

中岛:呵呵。

————————————————
信息量爆炸不是我的锅((怎么一天到晚都在甩锅啊这两个人))

欢迎继续收看迷茫少年中岛敦充满打打打的人生第二发(bu

想看打打打的少年们让我看到你们挥舞的双手好吗((脑子有病

2016-06-29
评论(7)
热度(26)
© 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