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觉得可以得到星星。
也不觉可以成为星星。
但是。
无法放弃的话,该怎么办呢。

THE RED FLAG 01

英国侦探设定 

给喜欢这个梗的十玖玖,喵仔以及我自己。

自娱自乐系列 一人称咸鱼

Ⅰ. 双刃(1)

在打算叙述这个案件之前,我照例周六早上去找A先生,但是怎么敲门也无人回答。我从裤带里翻出钥匙,打开门并猜想着他可能又睡过头了。(他睡着的时候连上帝都叫醒不了他)

房间一如既往地如同被人洗劫了一样的惨状,唯一的只有床拉的很整齐,我的漫无目的环视了一圈房间。唯一想到的可能性不是他例行的所谓“离家出走”。而是被人带走了。只有那些机构人员才会想到不把屋子整理好,偏偏把床整理的好像是商务酒店一样。美其名曰逆向思维。在我看来都是废话。

我知道A先生在审讯室里干了些超出常规的事情,但是不能肯定其内容。

所以这篇报告同时也是一篇通知,敬告各位,A的侦探事务所停业一到两个星期不等,但是情况再坏一点的话可能会拖上一个月,我不知道。

PS:关于我们亲爱的老是失踪的消极怠工的A先生终于被绳之以法,我在此表示祝贺。不过他最好没什么大事。他已经拖欠了我好几个月的工资,并想要以午餐优惠券抵账:-) (我的老天,他真的是一个英国人吗?他简直就是我见到过的最地道的德克萨斯州的赌徒嘴脸。)

案件的开始正如往常一样,我半夜四点被一通电话闹醒然后像个最敬业的警探那样带上我的相机和笔记本(实际上它们常被我用一个黑包装着,并且长期放在床头。)尽量安静而迅速的下楼而不招致房东的厌恶。(事实上我这个月已经是第三次被他警告了,一个精神衰弱的老头,老鼠都能把他吵醒,我真的担心下个月他就会让我卷铺盖走人,让我不得不选择投奔A先生并且多一项负责收拾房间的职责。Amm——上帝知道我出来过间隔年不是为了锻炼可悲的单身汉的技能的。)

在被叫到住宅处以后他叫我帮忙分析数据,把笔记本甩到我面前就溜进卧室睡觉去了。白色的荧光屏有点刺眼,3号粗体的四个大字:案件简介。我猜想他可以直接发到我手机上,不过A先生绝对会以案件保密性来搪塞我。尽管有些时候对方说的就是事实,不过个人因素可能更为接近真相。

比如你老公告诉你要加夜班,但是没有告诉你一个漂亮女同事和他加夜班。或者你老婆要同学聚会,但是没告诉你她的老情人也出席。

很多很多的事例还是不要一样列举了。:-)

我们见到报案人(委托我们的是警察,A先生算有半个虚职在警察署,不过他从来不会按时去报道)是在上午九点整,还是个在校学生。

“圣斯塔德尔,私立学校。在校学生大多成绩优良,学校的板球队也发展的不错,很难想象这里会发生恶性案件。”A先生慢慢走过荣誉墙,“C,让我们去看看报案人。”

“二十米前上楼,二楼左转第三——”我抬手捂住一个哈欠。
“第几?”“第三间,先生。”教务处主任从我们背后小跑过来,高跟鞋打在大理石地板上乒乒乓乓的响,“我很抱歉,刚刚在开会。”

她有盘起来的金发,有着中年女人的皱纹,特别是眼睛下方有两条深壑,长脖子而且细,表情严肃,穿着白西装黑高跟鞋。

“我是W。是这个学院的教务处主任。”

她在我和A先生脸上扫视了一圈,带着审视(为人所知的其特有的扫描仪一般的)的神情,看到A先生那件三天没洗的黑衬衫时将尖利的眉峰并在一起,正欲开口说些什么,最后只是总结性的开口。“让我们走吧。”

Ammm——我在心里无声呐喊,要知道在高中时期我旷课早退一类的事情也没少跟着室友干。虽然老是他们被抓而我幸免于难。她的目光不由让我想起了我们中学那位秃顶主任,一股凉意窜上脊背。

楼梯是木制的打蜡扶手,我好奇的用指尖上下击打,换来了那位女士警告的眼神。而A先生慢慢的落在我身后挨个挨个的看着墙上挂的照片。西装满是褶皱,手插在裤兜里,他的领带也歪歪扭扭,出门前我替他打好的温莎结也被扯松了。他简直就像个不知道从哪里溜进来的地痞流氓。

我僵硬的向那位女士微笑了一下,“我们先走吧?”

“在这边。”女士指了指门上的名牌,抿了抿嘴唇,“但是在你们审问前,我得先说,这孩子绝对是无错的。她甚至在我们年级都是非常受欢迎的。她不可能与人结下深怨。”

[TBC]

2016-11-20
评论(8)
热度(4)
© 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