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觉得可以得到星星。
也不觉可以成为星星。
但是。
无法放弃的话,该怎么办呢。

【狛日】針と棘

普通人设定(竹马设注意

24岁左右的狛日(大家都是成年人了

会出现日向没有炸毛只是非常冷静的怼回去的情节xxx

因为是成年人了所以会冷静会思考会现实一点点(不是你OOC的理由

所以日常是中药味的xx

狛枝会更偏向4章过后的性格

CB以上CP未满注意

OOC OOC OOC


(上)

在闹铃叫响前的一分钟,电话铃声抢先一步,用巨大、单调且重复的魔咒丁零当啷地敲碎了日向那脆弱的睡眠神经。这简直是毁掉一个周五的最好方法,最后松松的一根神经触手将熬夜的刺痛带着嘲笑用垃圾倾倒般的方式统统打压在已经被虫蛀空的脊椎上。

紧接着电话的是闹铃尖锐的打击声,日向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从床下某个臭鞋盒中翻出它。

家里的猫喜好藏东西,而卧室从来都是小偷的领域。

手机……太阳穴突突的跳起,日向不得不空出一只手去按压神经,另外一只则无序的掀开被子,翻过枕头。希望不要卡在床缝里了,日向想着,又从卷成一团的被子中扯出泥点斑斑的裤脚,最后在牛仔裤那个塞满了10円或50円的零钱口袋里翻找除了它。

手机铃声已经停止响动,早上的安宁姗姗来迟,日向创没有立刻按亮屏幕,而是半跪在床尾,等自己的头没有嗡鸣的那么厉害以后再慢慢点开未接来电。

万幸不是公司人事部*打来的,不过意外程度不亚于此。

“他打电话来干什么,”日向回想了回想自己竹马自从高中以后就了无音讯近5年,在自己正考虑要不要回老家给他烧柱香的时候诈尸一般的给自己打了个电话,在凌晨五点。

青筋都快跳出来了。

“嘟嘟嘟——”

“喂,日向君?”电流传达到了,日向有些发懵,原因无它,相隔太久,总要让人留有一点尴尬的余地吧。

狛枝那边的噪声很大,隐约还听到了点警笛的声音。

“抱歉吵到你的睡眠了,实际上……”

这家伙不会又犯什么事了。日向正想着缩回被窝,手机里就传出一阵巨响——

“实际上,我家被炸了。”

“啊?”大清早的…头好疼…

“什么被炸……不,是要怎么炸,恐怖组织吗?还是你惹上黑道了,那我现在要不要去东京湾救你,或者捞个尸骨也成……”

 

“高压锅堵塞再加煤气泄露,最后还导致了短路整栋楼因漏电跳闸。狛枝,你没死在里面真是个奇迹。”

“有煤气味的时候就跑出来了。”狛枝皱起八字眉,“不敢回去所以直接报警,警察来后整栋楼的居民都被疏散出去了……”

狛枝手指嗒嗒地敲着大桥上的栏杆,河滩边有一片芦苇,有晨起的人从远处跑来。

他收回目光,“只是太累了想煮个咖喱之类的,结果就睡熟了。”

“煤气泄露呢?”日向眯起眼睛享受早上带着青草味的风。

 “中途醒了一次,烧了开水。因为咖喱感觉要烧很久就没有去看。”

“我不得不说,”日向一脸诚恳,“你醒的真的很及时。”

“因为从小就是lucky dog 嘛。”狛枝长长舒了口气,像浮灰一样把这件事吹去。

“公司不要紧吗?为了我这种人。”

“拜托你有事我怎么可能还安心上班,”日向盯了他一眼,“请假了。”

 “那么——”他看起来有点开心,狛枝面朝河川伸了个了懒,“接下来,”他侧过脸看向日向,“日向君,我们要怎么办呢?”

“你……”日向靠在护栏上,看着对方多年也未曾改变的惯性假笑,一种脱力感油然而生。

睡魔在此时袭击了他,睡意像骰子一样在日向脑内翻弄着沉重的钝器感,日向打了个呵欠,转身向桥的一头走去。

“日向君?”他迈的步子很大,狛枝的声音显得远了些。

呵欠接二连三的袭来,他连多说的力气也没有,招招手示意狛枝跟上。

总之把这个麻烦的家伙接回来了。先好好睡一觉,其他事情醒后再说。

听着由远而近的脚步声,日向不由生出一种安然感。

 

一觉醒来日上竿头。

日向拖着拖鞋慢悠悠的去厨房烧了壶水,然后打开冰箱——什么都没有。日向沉默了几秒,最后从厨房里翻出了被揉成一团只剩下碎茶渣的茶叶袋。

有总比没有好。日向再慢悠悠的转回了客厅。狛枝侧卧在沙发上还没醒。

他这位竹马还穿着皱巴巴的西服,比起5年前似乎更显青色的皮肤昭示了狛枝比起高中时更为变本加厉的折磨自己的罪行。

日向想了想,谁不是呢。他盯着对方西服上似乎比财务报表更为玄妙的褶皱,心里惴惴的。

时间能改变很多,曾经看起来最为捉摸不透,乖张怪异的人也不免落入俗套。

“滴——”水烧好了。

“唔……日向君?”沙发上的人也揉着头坐了起来。

日向将玻璃杯递给他,顺势在沙发另一边坐下。“感觉如何?”

“肩膀酸痛,劫后余生,久病初愈……”最后他摇了摇手中的茶水,脸上带起点笑意,“味道不错。”

“既然有心情开玩笑不如想想之后要怎么办,”日向起身也给自己倒了杯水,他坐回沙发抬头盯上对方的眼睛,试图让自己看上去严肃点,“日用品之类的……?”

狛枝滑开手机,点了几下屏幕,“……有了,房东发短信说收拾好后会给我打电话。”

“你的房东真是个好人。”日向感叹了一句。狛枝摇摇头,“肯定之后还有赔款什么的,”他叹了口气,将手机甩到一边,“可我现在户头可是个位数啊。”

“按你的不幸论来说,现在去买个彩票赚一笔……”注意到对方不悦的眼神,日向立刻摆摆手,收起笑脸。

“抱歉,开个玩笑。”

狛枝摆摆手,“没事哦,像我这种人……”他低下头环起手,“像我这种人啊……”

日向看着他又陷入低沉的喃喃自语中,撇撇嘴,突然从沙发上“噌”的站起来,很有气势的大声道:“总之,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你先在我家住下。”

狛枝闻言好一会儿后才慢慢抬起头,盯得日向后颈发麻。“怎,怎么了。”

“我说啊,日向君。”狛枝缓缓勾起嘴角,“有些时候你的热情就像,拿日向君听得懂的话来说——没有陷的草饼。”

“呃,美中不足?”

“多余过剩。”

“随便你。”日向白眼都懒得给,回头一想这家伙八成是真的缓下神来了,刻薄的样子就像从日向记忆里印出来的一样。

日向再仔细看了一眼狛枝的笑。从小黑屋里扒拉出来从国小到高中给自己写下的种种注意事项,让日向轻易分辨出来了它——表面友好实际上通常意味着自己又要倒霉的计划通的笑容,常见于屡次帮狛枝背锅前叫他去老师办公室时露出的假笑。

狛枝注意到他探究意味的眼神,加深了这个笑容。

日向浑身一颤,寒毛都要立起来了。

这家伙,肯定,一定,绝对,没在谋划着什么好事情!

在熟悉的毛骨悚然的感觉中,日向想转身走出客厅。

“日向君,”对方喊住了他。

“一点了。”

日向创顿时心神领会,原地转了个圈,拿起放在茶几上的钱包。看对方还稳坐在沙发上,他无奈道,“楼下便利店,家里没东西。”

 

*日向的公司有在周五才辞退员工的惯例,美名其曰无薪长假

(中)

狛枝打完电话从阳台上回来,接到了日向从电脑屏幕上移开,向他透过来的疑惑的眼神。

“房东。”狛枝耸耸肩,靠在日向卧室的门框上,“6个月的工资。”

“虽然很想安慰你,”日向又转回屏幕敲敲打打,“但是找不出来你什么值得安慰的地方。”

“并不需要劣等生多余的安慰。”

日向懒得回他,继续在一片黑暗中敲敲打打,这是狛枝住进来的第二天,整个小区,发生了停电。

“你下星期还上班吗。”

“要的,是在机构,不容易要到假的。”狛枝苦笑道,“一般来说都是排轮休,给了两天果然那位大人真是对这样的我太过温柔了……”

“欸,有够忙的啊你。”日向创头也不抬,半路截下了他的话头。狛枝只能通过屏幕的荧光看到他一动一动的呆毛,他缓了口气,“你也不差,终于意识到自己是差生所以这么努力吗?”

“我差不多对这个称呼免疫了。”

“语气硬邦邦的。还是老样子,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啊。”

日向创终于停下了动作,蜷起了手指,他深深的呼吸了两口,“我不是来和你吵架的。”

“是是是,毕竟现在差生先生还是我的债主之一嘛。”

接收到了日向愤恨的眼光,狛枝举手投降,“好的好的,我消失。我去找隔壁婆婆借点热水泡面。”

远远就闻到了香味,托狛枝的福日向创自回家后现在滴水未进。就像有小丑面具在屏幕后晃来晃去,日向从枯燥的表格中分了点神出来用以心不在焉。狛枝是故意的吧。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日向收回飘散的目光,盯回屏幕上那堆令人头昏脑胀的数字。

泡面被放在了日向的左手边。这是他始料未及的,日向惊异的看了对方一眼。

“我以为你不会管我。”

“差生好好接受施舍就可以了。”狛枝从餐桌那里拖了一把椅子坐下,注意到日向还没有动筷,思索道,“果然,看着我这种人的脸食欲会一下子就灰飞烟灭吧。”

“不,不是……”日向一脸欲言又止,最终放弃了纠正竹马多年妄自菲薄的习惯,他叹了口气,把跟着对方一举一动的目光提溜了回来。

“吃饭吧。”

“你……不给老家打个电话吗?这几天。”日向一脸纠结,还是没有动筷。

“日向君原来是喜欢餐桌座谈会的人吗。”狛枝眯起眼睛,“算了吧,他们啊。”

“我给他们带来的不幸已经足够多了。”

“是天命,不在人为的。”日向低头掀开泡面盖,“我开动了。”

狛枝沉默了一会儿,“哦——日向君,原来是那种撩完就跑的人啊。”

“呃?咳咳、你在说什么?!”

回应他的是狛枝刻意压过他言语的声音。“我开动了。”

 

“……老盯着我的话,就算是我这种人也会很困扰啊。”

日向差点把泡面泼在对方白花花的头上。

 

那天晚上他破天荒的梦见了高中时候。

是狛枝拉着他绕了三四条街去吃拉面的场景。当时狛枝点了一碗“黑味”的拉面,本以为只是海鲜味,结果面条连面汤都是黑色的。半途他们忽然吵起架,日向一气之下把对方的头按进了面汤里。他真的那么做了,并且染色效果相当的好。之后……

日向又被强制转跳到了某次放学后狛枝把他买的打算给七海的挂链拿在手上,他靠着窗,看见日向来了,对他缓缓做了个口型。

[差生]

手机链在手上转了几圈就被扔出了窗外。

他像愤怒的公牛一样冲了过去,提着对方的领子想把对方从三楼甩下去。

“你为什么这么做!!”

“为什么!!回答我!!!”

狛枝只是将手搭在他提着对方领子的那只手上,意味不明的看着他,半响后,露出了嘲讽的笑容。

“差生。”

日向差点就真的想放手了。大不了他把狛枝丢下去,接着自己也跳下去。杀人偿命。

梦里的他真的放手了。

在下坠的落心感中日向被猛然惊醒。

他闭上眼,丝毫没有睡意的等待了一会儿。最后放弃的日向起身去接了杯冷水,又坐回到了床沿上,他一边慢慢啜饮着,一边又想起了高中时的狛枝,突变的态度,张狂的笑,冷淡而讽刺的眼神。以及自己恼怒和愤恨的灼烧一般的感情。

冷水效果卓越。依旧能烫伤他的记忆冷却下来。日向慢慢的回想起了一帧一帧的画面,不知道是在对谁进行处刑。

这种感情越发强烈,日向创就越发无法不在意对方。

纯粹的担心。

这样的突变,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也许是伯父伯母又遭遇车祸或是其他不幸,或者是单纯的对命运感到绝望。

那个时候单纯的想法被对方5年的不辞而别而冲淡,而几乎就在瞬间又在他心中疯长。

日向创看着自己的手掌,比高中时大了一圈,他缓缓的蜷起手指又慢慢松开。

所以现在的自己,一定也能为他做点什么。

 

“日向君还抱着那种可笑的想法吗?”

理所当然的遭到了回绝。

在早餐时日向提出他的想法后,狛枝只是抬了抬眉头,“我的工作狂人先生要是把这点心思放在工作上,昨天也不会赶到1点钟。”

“我的事情怎样都好。”

“才不是怎样都好!”日向皱起脸,“狛枝,我在意。”

他对上对方的目光,用着发毒誓的语气狠狠的说:“狛枝,你的事情,我很在意。”

“所以,请不要再这样了。当然,你知道我的性格的。就像我熟知你一样。”

说完日向觉得自己八成是疯,这种语气以往无一例外都是争吵的前奏,定要以两败俱伤结尾。他移开目光,不给对方开口的机会,抓起座位上的手提包。

“我先去上班了。”

十句对话八句吵,剩下两句当听不到。

不欢而散。

日向关上门后叹了口气,即使5年后,他依然不能找回与狛枝说话的正常方式。

在8年前与那个15岁的狛枝一起早已遗失的。

 

门开了。

日向几乎拔腿就要跑,可惜比不过对方凉薄的声音。

“我以为这些年日向君这种先发火之后立刻低落的习惯会改善一些。”对方带上了点笑音,“可惜,差生永远都只是差生。”

“日向君我劝你最好回头看我一眼。不然你会失去珍贵的事物的。”像是昨日梦境里的那个黄昏,日向创青筋直跳,他勉强让自己向后转,狛枝眯起眼,将手上的电脑手提包甩给日向。

“看起来你像是想起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狛枝靠在大门上,举起双手,“我可是什么都没干哦?”

日向创发现自己怎样也无法说出缓和的话语,咽喉硬的像一块岩石,最后只有匆匆砸了一句谢谢。

 

相当要命啊。他叹了口气。

 

(下)

“叮铃哐啷——”

钥匙随着包的甩动响个不停。

日向刚在门前站定,一道黑影就从角落里飞奔了出来。

“唔?”他低头一看,对方熟练的盘到了他的右腿上,项圈上的铃铛响了几声。

他蹲下身抱起它,用手顺了顺它的毛。

“回来了啊。猫。”

日向的手摸到了几处已经凝固的血块,他将猫举起到面前,确认了肚皮上的几处伤口。

“猫,你又出去打架了吗?嗯,还有怪味道……”

黑猫把自己蜷成一团,用爪子挠了几下日向的袖口,日向将两只手换成一只抱着它,空出了另外一只来开门。

把猫拎到浴室锁起来,日向去换了一身旧衣服。猫在浴室里不安的打圈圈,看见日向进来,就退到了角落里,耳朵警惕的竖起,头向上扬,蓝眼睛直直的盯着他。

像是下一秒就会扑过来在他脸上乱抓一气。

日向当机立断的关了门,打开花洒,一步一步的逼近猫,特别像三流电视剧里面的恶人二号。

 

只有锁孔与钥匙撞击的声音显得格外巨大,久久的停留在耳朵里。狛枝推开门,视野里没有人,在确认了玄关处的鞋子后他试探性的喊了一声。

“日向君?”

从储物室里传出一声闷闷的应答。

过了一会儿日向一手抱着猫,一手拿着急救箱出来了。

看见他手里的猫,狛枝本想着迎上去的步子立刻停了下来。他环起手皱眉,显出一副不赞同的样子问道:“捡的?”

日向将急救箱哐当一声放在了餐桌上,摇摇头。

“自家的,出去野了3天回来了。”日向拉开凳子,将猫放在餐桌上,猫的毛皮湿漉漉的,似乎因此正在失落着,只是动了动让自己卧的更舒服一些。狛枝从橱柜里拿玻璃杯接水,再慢慢的走了过来,但还是远远的靠在餐桌的一边,思索了一下开口道:“原来差生也懂得照顾人,不,动物了吗。明明连自己也照顾不好。”日向从急救箱里拿出了酒精和棉签,他一手拎起猫的一只耳朵,用棉签轻轻擦去血块,眼帘半垂,神情专注。他淡淡的开口:“看起来你的报告书过了?”

狛枝看了他半响,离开餐桌去拿了块毛巾扔到日向头上,开口讽刺道:“比起我的报告完成与否,先管管你那个快要进水的脑子吧。我猜安在你脖子上一定不是它的意愿。”

“谢了。”日向没动,只是顺势把毛巾挂在了脖子上,也没抬头看他一眼。狛枝坐到另一侧打开笔记本,他的眼神在屏幕上扫视了几下,突然开口,“你最好到沙发上去,我明天不想看见我的文件里夹着一堆猫毛。”日向摸了摸猫的后颈,“它还是很安静的,不会抓废纸。”*最后他拍拍猫的头,低声道:“去吧,猫。”

想了想对敲文档大概是他们这几天干的最多的事了。

日向看着一片空白的屏幕一瞬间有些愣神。耳畔有条不紊的敲击声提醒着他。

他垂下眼将思绪收拢。

这就是日常啊。

 

将带回家的工作做完后时钟已经指向了9点。日向抬了抬手臂,一种酸痛感从关节处传来。他依照着小学广播体操的动作转了转身体。坐在他身边的狛枝不禁把身子侧开一点。“抱歉,没用打到你吧?”狛枝摇摇头,翻开新的一页。他比日向先一步完成,正借着餐厅里昏暗的节能灯看点闲书。

“日向君想吃什么吗?”

日向眨眨眼,“我记着你好像前不久才炸了厨房吧。”

“是,果然像我这种人做菜什么的还是太奢望了。不然也不会沦落到和差生同住啊。”

“那还是我做啊。”

“这不是理所应当的吗?”狛枝合起书页,“因为差生也只有这么点用处了啊。比我这种人也没有有用到哪去。”

“这么说话不累吗。”

“以我拙见日向君也是终于体会到了这种乐趣了。”

“哼。”日向多了点笑意,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转移了。在角落里蜷起的猫听见声响又向日向跑了过来,一个大跳就跳到了日向的膝盖上。

“呐,日向君还记得吗?”狛枝看着日向的眼睛,忽然开口。

“高二下的时候我们出去吃拉面。”

日向浑身一震,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弥漫着一股子心虚感。

明明高中时候更多的时候是狛枝惹事。

他低头看猫,打着哈哈:“这种事情太多回了,我怎么记得到。”

撒谎,日向想,他连那个路线上的一砖一瓦都记得,记得到电车里拥挤的人群,记得到店铺旁的和果子店。他才梦到过。

他怀疑狛枝是突然来找他翻老旧帐的。在总是他理亏的情况下他还是选择跳过话题。

“哦?”狛枝眯了眯眼睛,“日向君,身体太僵硬了。”

“好吧,”日向立即改口,“如果你现在还想把我的头按进拉面或者是咖喱我不会束手就擒的。”

他手心起了点汗,“我猜想我的力气应该还是比你大的。”

“我可没这么想。”狛枝起身靠近日向,他慢慢俯下身,“我只想证实一个设想。”

日向被笼在对方的阴影下,仰头看他,忽然轻松的笑了出来。“你每次逼问我的时候都这样,我想我们都再不是小孩了。”小孩两个字咬的特别重。

狛枝扫了一眼猫,“你手下力气再重一点猫就要把你袖口抓破了。”

日向闻言立刻松手,猫立刻跳开了。“这只是个意外。”日向笑容不变。

“那看起来日向君还是记得到一些事情的。”

“……”阴影加重了,日向不禁伸手捂住了对方的嘴。狛枝发出一连串的笑音,打在手心里痒痒的。

“所以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呢,我亲爱的差生先生?”

日向沉默着任对方低头推着自己的手掌靠近自己。

在接触到了自己手背上的皮肤后日向开口了。

他说:

“时机未到。”


【END】

*在讽刺狛枝的报告是堆废纸

————————————————————————

*高中时后按完就是狛枝发疯一样的啃(是这个动词)了日向

*高三忙毕业后又是日向先跑路所以其实重逢后其实是狛哥有点急了:)

*你们捡回感情还要个几天呢,日向这是叫他冷静点耐心点xx

*因为没有预备学科于是用差生代替了

*如果还有看不懂的地方欢迎提问orz

最后 @呓涵噗噗噗 感谢喜欢

评论(10)
热度(79)
© 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