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觉得可以得到星星。
也不觉可以成为星星。
但是。
无法放弃的话,该怎么办呢。

【狛日】约束性条例

◎脑子进水深夜发疯专业户
◎复健期人士
◎吸血鬼AU
◎OOC
◎非理性关系的后续(中二度爆表)

OK?

嗓子很疼。我所能知道的仅仅是我需要发泄而不是这样压抑的挤出身体里的水分。嘴巴被糊了浆糊一样,这时候发出悲鸣是不被允许的。也不是不能理解,那些自杀者的想法,大概比起万念俱灰来,我对生命的珍惜永远是最上层的。
我大概就是胆小到极点的那种人吧。想自杀,想要活。连拿美工刀割破皮肤也不敢的那种胆小鬼。勉强撑起能剧面具一样行走在世间,已是我用尽力气做的事情了。
这样的生命不管以何种姿态扭曲的进行着,我都会当成蜘蛛丝一样紧攥在手里,割出血也无所谓。
我的灵魂今天病了。*

日向蜷缩在一起。即使换了一个地方他依旧保持着这种脆弱的姿态。世界对于他来说太危险了,青色的火焰中伤他。他睁开眼,仅仅只是做到“睁眼”这个动作而已。机器的重启需要时间,何况是他这种十多年早就过时的老牌子。头脑变成了一杯用卡尔莫钦(安眠药名)、阿司匹林(感冒药名)、B2(治疗口腔溃疡)、维C、生肉再加上某种令人作呕的气味混合,用梦境中的书页撕碎点燃的火焰燎过,再用甜蜜、讽刺、嘲笑的话语加以装饰的长饮型鸡尾酒。带温度的,糖浆都在表面上沸腾着。手脚则浸入冰水中坏了死掉了。连接这两处的地方似乎被深渊吞噬。日向抬手去摸,绕着锁骨附近一点一点的用指尖确认着,最后摸到了两个微凹的小坑。他反射性的全身一颤。
到底是,怎么……
噔噔噔——接着转来轻声的一声询问,“日向君,醒了吗?”
门吱嘎一声开启,闪进来的身影看见日向正从床上坐起。他快步走上前将日向按回床上,随手拖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
日向环视了四周一圈,最后才将目光落到进来的人身上。他的嗓音干涩而沙哑,就像有颗粒在磨砂纸之间滚动。“狛枝?”
“日向君敬请安心,这是我房间,不是什么令人生疑的地点哦。”
日向摇摇头,“我……要问的、不是。”听闻是别人家,日向全身一绷,小心的将刚刚被子上皱起的褶皱拉直。
“赔偿问题可以待会儿再考虑。”狛枝摇摇食指,“日向君别那么心急,万一我说要以身相许你答应吗。”
“不是……”日向感觉脑子里像加了苏打水一样冒泡,“过程……我是说,经过,造成这样、原因。”
狛枝举起左手,慢条斯理的撕下了靠近大拇指内侧的OK绷,血淋淋的两个窟窿在周围惨白的皮肤映衬下显得渗人。“就是这样。”狛枝耸耸肩,“四天不见你连话都不会说了,真是令我既可怜又悲悯啊。”没有听到往常的反论。
一切都结束了。脑内将这句话用嗡嗡的钟声放大,几乎要震出血来。不实感和幻觉和在一起凝 成了铁锈味。日向将脸埋入手指间,用力蜷起手指。“对不起,居然、做了……过分的事情……我……呜……” 黑暗黑暗,灼烧的痛苦,喉咙如同被灌下刀刃,现在都在体内叮咚作响。最差劲了。“咕噜噜……”
“很痛苦吗?”“诶?”“因为日向君的表情很痛苦啊,回想起来就很痛苦吧?”“诶不,我……”
“没关系啊,”狛枝抓起日向的手,堪称温柔的笑意浮现在他脸上。“痛苦什么的,两个人一切承担才好哦,所以日向君也把一切的一切告诉我吧。”他用指尖擦拭着日向脸上用指甲划出的红痕,“因为,我们是朋友嘛。”
“咕噜噜……说出去的话,……吸干你的血……咕噜噜……”日向半脱力的往前靠到狛枝身上。“眼眶里全是泪水这种狼狈的威胁方式还真是有日向君的风格啊。”
“闭嘴、我说。”
日向只能持续吐出这种音节怪异的词句,整个上半身都缩到了狛枝的怀里,双手紧攥住了他的衣料。把我当成“母亲”一样的角色了吗。狛枝有了些微妙的笑意,依赖感,也不差。
日向是在深夜某条小巷遇袭的。原因未明,身份不知,只有要溺死的痛苦滞留在了记忆中。
“所以,你没看清袭击你的人吗?”“月光、太亮了。”
嘛,不过只要一提起那天的事就基本只剩下本能反应了吗?不如说现在整个人依旧处于超级恍惚的状态呢。简直和野兽一样,行为展现内心,就像儿童汇绘本一样简单易懂。
“日向君。”
“嗯?”
“我们来做个交易吧。”
日向从肩头上露出一双眼睛,示意狛枝快说。
“我不会说出日向君的事情。而且现在的日向君,没有了血液寸步难行吧?我可以为日向君提供血液哦……只需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
“我希望日向君搬过来和我一起住。”
“日向君的房间暂时不能用了吧。一团糟不说房间漏水也很严重的样子?而我现在不得不做两份兼职才能交出足够的房租,如果日向君能帮忙分担真是再好不过了。这间房子也足够大。空着的房间除了一个作为储物室以外还有闲置的。怎么想也是日向君稳赚不陪哦?”狛枝将手上伤口抵住日向的嘴唇,“预支首付也是可以的。日向君也差不多饿了吧?”日向瞪大眼睛,被狛枝一把按住,“逃跑是,不行的哦。” “果然是吸血鬼吗?也对呢,对我这种弱小的人不用讲什么道义啊。”“这种事——才没有!但是,不行……唔唔唔!”“那么请吧,这对日向君来说不是痛苦。”
“应该是相反的甜蜜和好梦,对吧。”
略显尖利的虎牙刺破了旧伤口。日向基本只会用舌头一点一点的舔舐溢出鲜血的地方,异常的笨拙姿态。他将虎牙再次插入伤口,依靠蛮力扯大伤口。再将血迹舔舐干净。从头到尾,狛枝未发一声,只是动了动嘴唇,最后将嘴角上扬。
好孩子。

书页翻开了。那人将话头接下。
连乌鸦也无法正视。*
——————————————————
*为一句诗句

依旧不知道是否有后续系列σ(´∀`)??
假装@风铃
中二度爆表(捂脸)

评论(4)
热度(35)
© 时° | Powered by LOFTER